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人上人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第三章

        第二天一早,贺显在房间床上醒来,客厅的沙发已经恢复了原样,没有留下有人过夜的痕迹。睡衣洗过挂在晾衣架上。林思涛已经走了。

        中午午休时候,丁晟光又去贺显办公室坐着闲聊。

        丁晟光是一刻没人陪都不行的人,贺显又正在电脑上忙着什么,对丁晟光的话都是嗯嗯两声敷衍过去。

        丁晟光就笑:“你就没一刻能歇下来吗?”

        贺显说:“你就没一刻能不屁话吗?”

        打印机嗡嗡作响,不一会儿就打印了厚厚一叠资料出来。丁晟光过去拿起来一看:“这什么玩意?谁家有孩子要高考?不对呀,小涵才上初中。还有这个……这个没人需要吧?”

        贺显说:“不是亲戚朋友家的孩子。是林思涛。”

        丁晟光已经忘记这个名字了:“谁?”

        贺显只好说:“童工。”

        丁晟光恍然,他当然也觉得十七八岁就出来工地打工的年轻人很可怜,但这种可怜和他可怜路边的乞丐没什么两样,他是不会针对某个特定的对象采取特别的行动的。慈善行为该放在慈善活动上做。

        “你真可爱。小心被人缠上。”丁晟光提醒他。

        贺显整理着打印好的资料,装在文件袋里,没有说话。

        他下午要回公司一趟,顺便从工地那边绕了下,叫林思涛到车边说了几句话,把资料袋拿给他。

        中午气温高,午休时间长。没有施工作业的声音,工地上安静许多。连蝉鸣声都能听见。

        “这是几份资料,拿去看看。”贺显从车窗递给林思涛。

        林思涛有点发懵,贺显等了他三秒,他抓着资料袋什么都没说出来。

        “你好好看,我先走了。回头再说。”贺显的声音从车里传来。林思涛垂着头,等车开走了,他还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林思涛一口气跑回宿舍。六人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中午太热,他们的简易房内没有空调,很少有人回来午睡。

        他打开资料袋——里面装着几份材料,都是助学贷款的申请办法,国家助学金和奖学金政策。

        林思涛粗粗扫过一遍,只觉得像做贼一样心慌又兴奋。门外突然响起一阵咳嗽声,有人推门而入,他慌忙把东西往枕头下一塞。

        等到晚上,林思涛拿上电话ic卡,跑去工地对面的公共电话亭打电话。

        他每隔几天给家里打一个电话。外公耳朵不好,只有外婆和他说话。

        报过平安之后,外婆说他:“工地上苦吧?”

        “不苦。”林思涛说。

        外婆就笑:“嘴倒硬,工地怎么会不苦。”

        林思涛真不觉得苦。他年轻,有的是力气。就是枯燥而已。原以为坐在教室里听课枯燥,没想到在工地上干活,比听老师照本宣科还枯燥十倍。打桩声无限循环仿佛没有尽头。

        和外婆电话挂了之后,他犹豫了下,拨了另一个电话。

        “喂。”活泼的女声响了起来。

        林思涛叫她:“丹丹,是我。”

        许丹大叫一声,大声责怪他这半个月来杳无音讯,到现在才给她打电话。

        他和许丹是初中同学,高中又在一起,和许丹家靠得近。许丹家比他强一点,父亲还在,只是完全不问家里事。

        “你在工地打工,应该能买不少东西吧?真好啊,能自己赚钱。”她羡慕地说。

        林思涛认真问她:“你认为我应该继续在工地打工吗?”

        他和许丹无话不说。关于辍学打工这件事情他出发前也和许丹商量过,但东拉西扯始终没有决定。

        “干嘛呀?这么严肃。不是说你先干段时间看看再说吗?说不定到时候你想留在工地都留不成呢,”她叽叽喳喳地说,“我今天看到电视上有个新闻,说现在大学生都难找工作,以后恐怕在工地上班的都要大学生。”

        林思涛被她逗笑了。

        许丹骂了他一句。两个人都静了下来,她说:“那我也认真问你一个问题。”

        林思涛嗯了一声。

        “我是你的女朋友吗?”她说。

        他和许丹老在一起玩,上学放学又是同路。早被同学起哄开玩笑说他们是一对。

        学校对早恋不管,班上和校外社会上谈恋爱的人都有。像他们这样的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纯情了。

        也许是太纯情了。

        他和许丹之间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他们试着接过一次吻,但还没伸舌头,他就推开了许丹。

        从此他们就再没有更亲密的肢体接触了。

        “我算是你女朋友吗?”许丹又问了一遍。

        林思涛回答了她:“应该不算吧。”

        许丹飞快地说:“我和卷毛做了。”说完就啪地挂了电话。

        林思涛呆了。卷毛也是他们的邻居,比他们大两岁,上的职高,已经毕业实习了,在修车行做事。

        他哭笑不得,握着电话又打过去,许丹不接了。

        才从电话亭离开,他就看到贺显插着手慢慢走了过来。

        贺显又换了身衣服,白色t恤,灰色的宽松裤子,穿着双人字拖,一副吃完晚饭出门散步的悠闲样子。

        他冲林思涛招招手。

        两个人穿过桥,走了快十分钟,一直走到另一条街上的广场花园边。那里夜市一样热闹,他们在长椅上坐下,看着大妈练舞。

        贺显买两个冰淇淋,他拿着一个,给林思涛一个。

        他们边吃边聊。

        “给你的东西看了吗?”贺显问他。

        林思涛很想问他,为什么他这样一个大人物会对他如此关切,但未免显得太不知好歹——他一贫如洗,贺显能从他这里图什么。

        “看了。”他说。

        贺显没有追问,只是微笑说:“看了就好。”

        他惜字如金。

        过了一会儿才说:“因为外因放弃学业是很可惜的事情。”

        林思涛听懂了他的话。

        贺显拿着冰淇淋一直没吃,一滴化开的奶油滴在他的手上。他甩了甩手,把冰淇淋递给林思涛:“本来就都是买给你的。”

        “贺总监……”林思涛差点没忍住问出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贺显看向他,林思涛说:“谢谢你。”

        一回宿舍,就有人嘲笑林思涛给小女朋友打电话打太长时间,中间夹杂着几个下流笑话。

        林思涛趴在床上,周围的声音他一点也听不进去,朦朦胧胧地只想着那滴滴在贺显手背上的奶油,以及贺显那个甩手的姿势。

        他对许丹感觉很愧疚,因为世界现在天旋地转,他没有太多心思分给她。

        第二天中午,贺显没有过来。吴江海的司机叫林思涛到老吴办公室去。

        吴江海正在用电脑玩斗地主,看到林思涛进来眼皮也没抬一下。

        “坐。”

        林思涛坐了下来。

        吴江海又点了几下鼠标,才说:“我下面跟你说的话,都是为你好。老陈说你老实,我也是看你确实老实才说。”

        他抬起头,打量着林思涛。

        “有人看到你和贺总监走得挺近的。我提醒你一句——他和我们不一样。”

        林思涛心想,贺总监当然和其他人不一样。

        吴江海说:“他家世不得了,是因为身上弄了丑事,才窝到我们这里来做个小小的工程总监。”

        林思涛说:“什么?”他惊讶不过来了。贺显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有丑闻。再说他还以为总监已经够厉害了。

        吴江海目光闪烁:“他不喜欢女人,喜欢玩男人。”

        林思涛定住了。

        吴江海得意洋洋地说:“你小心点。他这种人……谁叫人家命好,生下来就比我们高一等。你要是个小姑娘,说不定还有点攀高枝的希望。不过你是个男人,又一穷二白没个背景,玩了就是被白玩。”

        他啪一下用打火机点了支烟,瞟了眼林思涛:“去吧。”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