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人上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林思涛被吓清醒了,差点从床上掉下来。

        他匆忙起床洗漱,打了辆车赶去接贺显。

        贺显是披星戴月地赶到j市的。他带了个司机,两个人轮流开车在高速走了一整夜。到了j市司机自由活动去了,他来找林思涛。

        他们约在豫湖见面。过年时候豫湖周围也全是游客。本地人外地人都多。林思涛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贺显。他穿着件深灰色大衣,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乱,人群里依然出类拔萃的英俊。

        林思涛一见贺显就问他:“你早饭吃过了吗?”

        他们在豫湖附近的一家老牌饭店吃了汤包和面条。

        贺显点了蟹黄汤包,林思涛小心咬开一个口,慢慢啜着汤汁。

        “好鲜。”他高兴地说。

        贺显尝了一个。他说:“这里味道也变了。”

        林思涛看着他,贺显说:“我母亲是j市人,我小时候偶尔会跟着她来j市玩。”

        林思涛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些,没办法装出很惊讶的样子。不过他很高兴贺显终于自然而然说了出来,贺显眼中的j市,对他来说,还是有很多未知的细节。他十分乐于听贺显一一讲述。

        “那我们,其实也算半个老乡吧?”他问贺显。

        贺显笑了:“真可以算。”

        有些话,说出来就太肉麻了。贺显对j市的感情很复杂,这里有他童年印象最深的一个夏天,发生了许多伤心事。但林思涛来到他身边,过去回忆起来,像被涂上了一层暖色。这不再仅仅是他的伤心之城,也填满了林思涛的悲欣。他问候过的天空,林思涛也用双眼仰望过。

        人一恋爱,就会变得相信缘分,命运这类不着调的东西。血型一样是缘分,两个人参加了同一个朋友的婚礼是命运,贺显觉得这些都是牵强附会。毕竟常见血型只有四种,而两个人朋友圈子相交那两个人层次相当情投意合的概率则大大增加。

        得像他和林思涛这样,才能算得上是缘分。

        吃过早饭,他们在豫湖附近逛了逛。两个大男人一起游园,因为人多,也就不那么显眼了。正赶上庙会,人流极大。他们一会儿被人流挤开,一会儿又被夹在人群中紧紧贴在一起。每到这时候贺显都会悄悄握住林思涛的手。

        从庙会出来,贺显又开车去外公从前住过地方看了看。过去那一带还很空旷,地方大又清净。如今早开发了,成了光鲜亮丽的临湖景区。只依稀看出些过去的轮廓。

        外公外婆已经不在,舅舅在外地工作,小姨举家移民。人和物都变得厉害。贺显下车给这里拍了两张照片。林思涛站在车边等他拍完了照片问:“还去哪里玩?过年又天气好,估计哪里人都会很多。”

        贺显说:“我想到一个地方,应该不会有人。”

        林思涛问他是哪里,贺显捣鼓着导航:“去了你就知道了。”

        林思涛已经看到了,贺显要去的是他母亲的母校七中。

        他说:“七中啊……”

        贺显一边开车一边兴致勃勃地问他:“你知道七中吗?里面还留着民国时期的老建筑。”

        林思涛微笑着说:“我知道。”

        寒假时候学校大门紧闭,连看门人都不知所踪。他们翻墙而入。

        这真是一个学校最寂静,最萧索的时候。所有教室门都锁着,小池塘上飘着枯叶,操场上偶尔有一只野猫窜过,好像一所荒废的乐园。

        贺显找那座民国留下的教学楼。林思涛轻车熟路指了指东北方向:“在那边。”

        贺显问:“你怎么……”

        林思涛已经快步走过去了。

        民国时候的红砖小楼,里面还铺着木地板。林思涛光是站在楼前就能回忆起踩在地板上吱嘎吱嘎的响声。

        贺显走到他身后:“你是七中的学生?”

        夏季时候繁茂的花叶都凋零了。楼下只有一排冬青在守护旧时光。

        林思涛说:“嗯。我是七中毕业的。”

        贺显与他并肩站在楼前。

        楼锁着。好歹是省级保护建筑。林思涛说:“我印象里,这座楼要更高更大些。现在看起来居然这么小。”

        贺显的思绪仿佛正在穿越一场迷雾。他慢慢张了口:“林思涛。”

        林思涛转头看向他:“什么事?”

        贺显说:“命运这事情,真奇妙。”

        林思涛轻声问:“怎么讲?”

        贺显沉思着说:“我在上海工作时,曾经在工地上遇到过一个学生。他也是j市人,七中学生。”

        林思涛一囧:“他也是?”

        贺显说:“巧吧?很可怜的一个孩子,已经高三了,好像发育不良一样,长得像个初中生。我那时候帮助了他。用我母亲的名义在学校设立了一个奖学金,专门用来资助家庭贫困的学生……”

        他突然卡住了。

        林思涛看着他。

        贺显已经想到了。林思涛家境也不好,年龄也差不多,不出意外真的申请过奖学金。

        林思涛说:“我知道,周琴奖学金。”

        他又说:“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对你说的,不过两句话——谢谢你。我爱你。”

        他说完就跑。百米冲刺一样跑走了。

        贺显青天白日下休克了十秒钟才拔腿去追。但林思涛跑得飞快,他跑上操场,贺显整整追了他一圈,跑了个四百米,实在追不上。

        林思涛一转头就见贺显突然弯下了腰,他刚想嘲笑贺显体力不够,就见贺显晃了两下直挺挺倒了下去。

        林思涛一颗心要跳出来,他飞一般冲过去:“贺显!”

        他刚跑到贺显身边,贺显就一跃而起扑住了他。

        “跑什么跑!”贺显骂他。

        林思涛反过来骂他:“我追了你十年,让你追我几百米你就装死!”

        两个人都不太好意思直视对方,却还是抱在一起。过了一会儿,林思涛才说:“太冷了,我们走吧。”

        他把贺显拖起来。贺显站起来又拥住林思涛,问:“真的是你?”

        林思涛说:“是我。那时候你以为我是童工。”

        贺显大笑起来。他好像第一次认识林思涛一样看着他:“你长高了,变好看了。我印象里,他完全是个孩子。”

        他们又翻墙出去,上了车就忍不住在后座上亲热一番。贺显想要这个,他一见到林思涛就想要。他们这时候什么都不要说,只需要用身体的贴近来弥补一切。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