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人上人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贺显匆匆离开,他叫林思涛先睡,不要等他。他保证有什么事情会立刻和林思涛联络。

        临出门时候他向林思涛说:“不用太担心。是贺严和程家的事。”

        林思涛躺在床上辗转了小半夜,凌晨时候才朦胧睡着。

        这天仍是晴朗。林思涛一早上就匆匆浏览了一番国内新闻。早间新闻里没有什么特别的状况。没有哪个人落马的消息。

        后来他意识到,新闻也许不会那么快漏出来。

        正在他呆立在那里,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给丁晟光或者白秘书的时候,贺显的电话打来了。

        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和林思涛报了个平安。

        “我很好,家里也好。今天晚上我住在我爸那里。”他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林思涛问他:“很严重吗?”他对其他人一概不关心,只要贺显没有事就好。

        贺显放佛听得到他的心声,他声音很平稳:“我没有事,你放心。我没有事。”

        他顿了段,说:“见面再说。”

        林思涛今天到设计院比平时早些。他一到就听到前台的年轻姑娘在小声议论今早的八卦。

        “太意外了,连远死了。”

        林思涛一个激灵:“谁死了?”

        前台告诉他:“连远,那个演员!昨天晚上的车祸。太可怕了。网上图都出来了。”

        林思涛对娱乐圈并不热衷,连远这个演员他并不熟悉,但总觉得似乎在别的地方也听说过这个名字。

        一大早听到这种事情,心情只会更加压抑。

        直到中午午休时候林思涛才猛然想起他还在哪里听说过连远。

        他在网上输入连远,程朵朵,果然立刻跳出许多程朵朵和连远的合照。虽然程朵朵一直说她和连远只是普通朋友,但网上传说他们曾有过一段的人也很多。

        现在连远死了。程朵朵既是程家的女儿,也是贺家的媳妇。林思涛想,不知道贺显被大半夜叫回家会不会和这件事情有关。

        若只是一个程朵朵的前男友意外身亡了,这事情恐怕还惊动不了贺家,就怕这其中牵扯出更坏的事情。

        一时间林思涛脑子里闪过许多可怕的电影情节。

        但他只能忍耐。

        下午一下班他就直接回家——回了他自己的租屋。凌晨一点多时候,他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他从床上跑下来。

        贺显开了门,他一把抱住贺显。

        “我冻坏了。”贺显拥着他喃喃说。

        他怕林思涛着急,所以那边暂时没什么事就先回来了。

        林思涛看他精神不太好,拿温度计给他量了量,发现他还是有点低烧。

        “晚饭吃的什么?”林思涛问他。

        贺显竟然一下子想不起来了,他摇摇头:“随便吃了点。”

        林思涛给他下了点速冻饺子。贺显洗了澡出来一边吃饺子,一边和林思涛说了说大致情形。

        “昨天晚上贺严出了车祸。”

        贺显一开口,林思涛就想到了连远那事情。

        “不会是连远吧?”他问。

        贺显说:“你也看到连远的车祸了?就是那个。贺严也在车上,不过是连远开的车,贺严坐在后座,伤得不轻,还好没有生命危险。”

        “晚上十点四十出的车祸。两个人上车前有人看到他们有口角,但之后又一起上车走了。”

        林思涛听得很迷糊:“到底怎么回事?”

        贺显说:“他们之间的纠葛只有贺严自己清楚。但车祸已经确定了,肯定是连远造成的——他喝了酒。贺严也是醉酒。还好有行车记录仪和路口监控。”

        他沉默了片刻才说:“麻烦就麻烦在连远和程家,还有其他方面的往来。”

        林思涛问:“和钱有关?”

        贺显点点头:“数字还不小。”

        人际关系就那么几种,不是和男女之事有关,那就是金钱面的经济往来。连远死得突然,程家手忙脚乱突然收拾起来,难免有漏洞。

        贺显吃了药躺上床,他困极了,才合上眼就陷入睡意。

        “贺严还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喃喃说。

        林思涛抚着他的头发,轻轻吻了吻他的额角。

        起初贺家人在他心中是很神秘的,但和贺显真正在一起之后,他才发现那种神秘感其实都并没有什么意义。

        贺严在医院已经恢复了意识。

        程朵朵一夜没睡,贺严睁开眼睛,就看到她一脸疲惫,妆都脱了,她少有这样狼狈的样子。

        夫妻两人互相看着,程朵朵轻声说:“连远死了。”

        贺严眼睛都没眨一下。他知道程朵朵和连远真没什么——暧昧都是幌子。

        他想说他也差点死掉——车祸那一瞬间,他是真以为自己会死的。在那一瞬间,像爆/炸一样所有的回忆和后悔都在他脑中炸开。

        他在那一刻心中只唤了一个名字,但程朵朵听不见。

        他说:“我这回,可算完了吧?”他笑着说。

        程朵朵实在笑不出来,但她也无法责怪贺严。程家的事情,贺严一直劝她少参与,但她不行。她必须做程家的好女儿。

        “贺严,”她温柔说,“像我们这样的家庭,都是不进则退——其实这世上,谁不是呢?你当初要是只想安安稳稳,和你几个狐朋狗友过温柔乡的小日子,何必来娶我。”

        她看着贺严,说:“不要学你大哥。”

        贺严觉得她这句话,说得竟和盛秋华一模一样。

        贺严在医院住了一周,动了手术之后就回家休养。连远的死已经渐渐淡了下来,娱乐圈天天不缺新闻。

        但程家的事情仍有些棘手。

        周末时候,贺显又去了祖父贺仲诚那里一趟。贺仲诚打电话叫他过来。

        家里很平静。贺仲诚最近正在忙着自己的回忆录,秘书每天上午和他录九十分钟的谈话,然后把内容整理出来给他审阅,修改。如此反复。

        贺显来的时候,贺仲诚正好刚录好今天的九十分钟。

        贺仲诚站起来和贺显去花园里散散步。

        他们说起了贺严的车祸,程家的事情。贺仲诚说:“以后贺严和程家的事,你不要管了。有什么事情,让你爸和贺严自己处理。”

        贺显说:“可是……”

        贺仲诚打断了他:“没有可是。”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