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叔离婚请签字在线阅读 - 第486章 叶彻被困

第486章 叶彻被困

        叶彻他们本想等婚礼结束,婚宴开始的时候,靠近新郎确定他到底是不是慕容北辰的。

        可是婚礼一结束,新郎新娘就被一群人簇拥着离开了。

        望着他们离开的身影,叶声声冲动地想要冲过去。

        叶彻再次拉住她,提醒顾清礼,“你看着声声,我过去。”

        叶彻想要利用他跟王室有合作的身份,靠近国王问其原由,但不等他朝王室的人靠近,就被保镖上前拦住了。

        最后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簇拥着新郎跟新娘离开。

        叶彻没辙,只好问身旁的一些人。

        “你们知道王室公主嫁的这位男子,是何来头吗?”

        众人望着叶彻,摇头。

        都表示不知道。

        就在叶彻准备转身回声声他们身边的时候,有位衣着华丽,容貌出众且头戴王冠的女子出现,站在了叶彻的面前。

        “我知道啊。”

        众人看向女子。

        叶彻不识她。

        但旁边的人都认识,纷纷殷勤唤道:“缇娜公主。”

        缇娜公主无视旁边的人,只对着叶彻微笑。

        “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叶彻一听旁边的人唤这位女子为公主,那想来她是知道新郎到底是谁的。

        他绅士回应,“本人姓叶,来自l国,敢问公主新郎是何人??”

        缇娜公主昂首轻笑,优雅地伸出手向叶彻。

        “这位叶先生要是能与我跳上一支舞,我便告诉你,我那艾娜妹妹嫁的是何人。”

        叶彻在犹豫。

        目光不自觉地看向声声他们方向。

        但是婚宴大厅人太多,这会儿根本就看不见声声他们了。

        想着他现在没办法靠近王室的人,这位公主的出现是个机会。

        他只能允了面前这位公主,颔首绅士地接受了对方的要求。

        “公主请。”

        缇娜公主微微一笑,抬手搭上叶彻的肩。

        叶彻的手抚在公主腰间,音乐声起,俩人便就在万人瞩目下,婆娑起舞。

        而不远处。

        叶声声等得心急如焚。

        她问顾清礼,“叶彻不会出事吧?”

        顾清礼安抚道:“不会的,他要是靠近不了王室的人,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这时安好发现了不远处的动静。

        她起身看过去,“那边怎么了?怎么那么拥挤?”

        叶声声也发现了。

        看到好多人都朝着那边蜂拥而去。

        她跟着起身,准备也过去看看时,顾清礼提醒道:

        “还是坐在这里等阿彻吧,免得他回来找不着我们。”

        主要这里面信号又被覆盖了,根本没办法用手机通讯。

        虽说婚宴是在室内举行,但这室内是座城堡,人又多,保不齐能让人走丢。

        “我们就过去看看热闹,没事的,一会儿就回来。”

        安好是很好奇,牵过叶声声跟着人群过去。

        顾清礼没辙,只好跟在他们身边。

        挤进人群,当看到众人围着的宴席中央,聚光灯下是叶彻在牵着一个美丽的女子起舞时,叶声声心口一酸,一股火气没由来窜上眉梢。

        安好都觉得气愤。

        “这个叶总在搞什么鬼?我们在那边焦急地等他呢,他怎么跑来跟别的女人跳舞了?”

        顾清礼看了一眼怒上眉梢的叶声声,忙解释道:

        “可能有他的用意,声声不要多想,先等他跳完我们再问原因。”

        听顾总这么一说,叶声声就很努力地在压抑心头的怒意。

        是的,叶彻肯定有他的用意。

        那个女子头戴王冠,衣着华丽,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她不要小题大做才是。

        可是……

        为什么她明明是叶彻两个孩子的母亲,明明跟叶彻经历了那么多。

        此刻看到他一身西装,贵气十足地牵着别的女子跳舞,她心里还是会有危机感?

        叶声声也不否认。

        叶彻即便36岁了,比她大了整整十岁。

        可放眼看去,整个婚宴大厅里,能与他外貌以及气质媲美的又有几个。

        忽然间,她心里不安极了。

        在被众人围着和公主跳舞的叶彻,眼尖地发现了声声的身影。

        他知道他的行为会让声声难过。

        为了尽快达到自己的目的,叶彻收回目光问面前还在跟他配合默契起舞的女子。

        “缇娜公主,可否告诉我,你妹妹嫁的男子是何人?”

        缇娜浅笑,满眼爱慕地望着叶彻。

        “那人啊,是我妹妹从海边救起的一个人,至于他的身份,下次见面时,我再告诉你。”

        叶彻,“……”

        海边救起的?

        难道当初飞机失事,阿辰跟老丈人意外脱离了危险?

        确定新郎就是阿辰以后,一舞毕,叶彻准备离开。

        缇娜却忽而抬手勾住他的脖子,笑靥如花,众目睽睽之下,踮起脚尖在男人侧脸上落了一个吻,而后笑道:

        “叶先生,你若想再见我,可来艾尔莉雅城堡寻我。”

        话落,她提起裙摆,在保镖的簇拥下很快离开。

        叶彻还僵在原地。

        完全没想到对方会亲他。

        再看向人群中的声声,他急忙朝她靠近。

        叶声声实在没忍住自己的脾气,掉头就走。

        “声声……”

        安好急忙追过去。

        顾清礼没跟过去,看向跟过来的叶彻,“你怎么回事?当着声声的面敢跟别的女人跳舞,还让别人亲你。”

        “我也没想到那女人……”

        来不及多说,叶彻赶忙追上叶声声,在宴席外的廊道里拉住了她。

        “声声,听我解释。”

        叶声声停住脚步,努力憋着胸口熊熊燃烧的怒火,抬起头迎上叶彻的目光。

        “好,你解释。”

        她一直在说服自己,不要在意。

        刚才不过是个礼仪社交,可该死的,心里就是好酸,好气。

        叶彻赶忙道:

        “刚才那个女子是缇娜公主,也就是新娘的姐姐,她告诉我新郎是她妹妹从海边救起的。

        所以新郎百分之百是阿辰,如果我们想要接近阿辰,只得先靠近王室的人。”

        叶声声拉着小脸,还在努力说服自己。

        叶彻这么做全是为了她二哥。

        她不能怪叶彻。

        尽管心里还是好难受,但她愿意不去计较刚才的事。

        “那你的意思是,你还得靠近那位公主吗?”

        叶彻没否认,“如果想要弄清楚阿辰为什么会留在王室不回家,我只能先接近缇娜公主。”

        叶声声又感觉心口一酸,不愿意却又不得不点头同意道:

        “好,我支持你的决定。”

        为了她的二哥,她不支持也不行。

        瞧着声声委屈难受的模样,叶彻抬手拥她入怀。

        “别胡思乱想,我不会对任何女人有任何的心思,你才是我的全部。”

        听他这么说,叶声声觉得她跟叶彻经历了那么多才走到今天。

        不可能随便一个女人一出现,他就会有多余的心思。

        她要大度些才是。

        这个时候顾清礼跟安好赶了过来。

        顾清礼道:

        “声声,你该信任阿彻,也幸得缇娜公主在这么多人里,选中了阿彻跟她跳舞,有了这次机会,我们靠近阿辰就容易得多。”

        安好却不认同,“你们不是跟k国有国际上的合作吗?不能直接面见国王问其原由?”

        顾清礼看向安好,“你看看今天这场婚礼,新娘新郎婚礼一结束就被送走了,不让任何人靠近他们。”

        “我怀疑这其中有阴谋,如果我们直接面见国王问起阿辰事,说不定还会招来排斥反感,到时候我们要再接近阿辰就难了。”

        叶声声道:

        “我们赶紧离开去告诉大哥,大哥或许有办法?”

        叶彻摇头,“问题我们只是觉得新郎是阿辰,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他就是。

        再说阿辰不回家的原因,有可能是被控制,或者失忆。

        他都不认识我们了,叫大哥过来也没用,总不能硬闯入王室去抢人吧?”

        顾清礼点头,“阿彻说得对,我们只能先通过王室的人接近阿辰,看看他是个什么情况,再做定夺。”

        叶声声满脸担忧,“那现在怎么办?”

        “先回酒店。”叶彻道。

        没办法,几个人只好等婚宴结束,在一众保镖的监视下离开城堡,回了他们住的酒店去商量对策。

        ……

        梵山。

        慕容起再醒过来时,精神状态好了很多。

        他坐起身,抬眼就瞧见了站在窗户边的男人。

        确定自己没眼花,心里一急,低喊出声:

        “云薄……”

        本想下床扑过去,可他浑身都是伤,动一下就痛得嘶哑咧嘴,难受得不行。

        最后也只得撑在床上,对着云薄的背影急切地喊:

        “你把恋恋藏哪儿去了?还给我们。”

        云薄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款款转身面向慕容起。

        “你可真是好本事,这么快就寻来了。”

        “我让你把恋恋还给我们。”

        慕容起很急,吃力地撑着身子想要下床,一双如利器般凶狠的眼眸,狠狠地瞪着云薄。

        云薄却毫不在意,瞥着他,“你若不想成为一个废人,就安心养着。”

        他转身要走。

        慕容起不依,急忙又喊道:“连翘呢?她人在哪儿,有没有受伤?云薄,你让她来见我。”

        云薄顿住脚步,瞥着慕容起缓声道:

        “她好着呢,现在还不想见你,你此刻的情绪也不适合见她。

        先养好伤,什么时候静下心来,放下心中所有恩怨,我再让你见她。”

        慕容起皱起眉头,马上又追问:“恋恋呢?”

        “她亦如此,好着呢。”

        但慕容起还是不放心。

        生怕自己休养的期间,云薄又带着她们俩消失,吃力地还是想要爬起来出去。

        云薄不耐烦道:

        “你就逞能吧,到时候废了你这辈子都别想下山了。”

        不再跟他废话,云薄阔步出了门。

        命两个徒儿来守着他。

        慕容起是发现自己伤得不轻的,要是冲动的话说不定真会如云薄说的那样。

        想着他现在能找到云薄,就算云薄再想带着连翘跟恋恋离开,他将来也还能找到。

        不急。

        他还是先养好伤。

        躺回床上,回想自己上山途中遇到的凶兽,慕容起都还惊魂未定。

        万万没想到,这山里不仅有毒蛇,恶狼,居然还有老虎。

        他能活着爬上来,简直就是命大。

        ……

        k国,某国际六星酒店。

        叶彻把叶声声他们送回酒店后,就只身一人前去艾尔莉雅城堡见缇娜公主了。

        叶声声一人坐在酒店宽大的床上,一坐就是一晚上。

        她不知道叶彻什么时候会回来。

        更不知道叶彻去找那位公主后,会发生什么。

        但她心里就是好不安,好酸。

        安好早早起床过来陪她。

        见声声坐在床上发呆,她忙挨着她坐下安慰道:

        “别担心,叶总要是有什么突发状况的话,会给我们回电话的。”

        叶声声红了眼,看着安好问:

        “万一那个什么公主看上叶彻,不放他走怎么办?或者他们利用二哥留下叶彻呢?”

        “安好,我心里不踏实。”

        安好拥声声入怀。

        “不会的,就算那个公主看上叶总,叶总肯定也会想办法脱身,别忘了你大哥可是很厉害的人,到时候跟他说一声,整个王室都得敬他三分吧?”

        叶声声摇头,“这个王室又不在大哥的控制范围内,再说现在嫂子怀孕,要是告诉大哥的话他离开了谁照顾嫂子。”

        不想让大哥操心,让嫂子担心,他们才不打算跟大哥讲。

        而三哥又去找云薄跟连翘了,现在根本就联系不上。

        所以她只能让叶彻去处理。

        真希望叶彻能处理好吧。

        顾清礼站在房门口敲门喊道:

        “先过来吃早餐吧。”

        安好抬手拉叶声声的手,“走吧,去吃早餐。”

        叶声声没胃口,摇着头道:

        “你去吃吧,我想跟嫂子通个电话。”

        安好见声声实在不安,干脆过去端吃的来床边陪着她吃。

        ……

        艾尔莉雅城堡。

        叶彻一身西装,被佣人领着进了偌大华丽的闺房里。

        看着不远处粉色仿佛氤氲着暧昧气息的大床,他转身就想走。

        哪知道房门被关上了。

        叶彻感觉自己无路可逃,干脆往里走,出声喊道:

        “缇娜公主,你我不过在婚宴上的一面之缘,就让人把我领来这儿,这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了,不会给公主的声誉造成任何影响吗?”

        不远处的洗手间方向,传来女子的低笑声。

        叶彻寻声看过去。

        只见女子衣裙单薄,披着长发裸着双肩,光着脚朝他走来。

        叶彻下意识转身背对她。

        缇娜来到男人身后,修长的指尖轻轻划过他的腰身,掐着声音娇媚道:

        “那要看你,能不能走得出这座城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