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她惊艳了世界在线阅读 - 第528章 深夜酒店

第528章 深夜酒店

        二人去楼上,买了几个婴儿衣服套盒。

        顾谨尧要去结账,云瑾拿出银行卡,非让收银员刷她的卡。

        那争着刷卡的样子,仿佛运动员跑百米冲刺一样,卯足了劲儿。

        搞得顾谨尧都不好意思跟她争了。

        最后云瑾心满意足地刷了卡。

        出了商场,上车。

        云瑾变戏法似的,从背后变出一个小小的包装盒,递给顾谨尧,“给,送你的礼物。”

        顾谨尧意外,“你什么时候买的?”

        “下楼时,你接了个电话,我随手就买了。”

        “我接那个电话,也就两分钟时间。”

        “两分钟足够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我们练剑的,最讲究一个快字。快拆开看看,喜欢吗?”

        顾谨尧拆开礼盒,里面是一条黑色真皮腰带。

        他不由得纳闷,“送我腰带做什么?”

        云瑾晃了晃腕上的手链,“你送我手链,寓意拴住我的手。我送你腰带,是要拴住你的腰。”

        顾谨尧忍俊不禁,“真是个小机灵。”

        次日,中午。

        云瑾一手拎着食盒,食盒里装着她亲手包的荠菜馅饺子,另一只手抱着五十朵香槟玫瑰,来到峥嵘拍卖行。

        走到前台,碰巧遇到个年轻女人,正抱着一束花。

        女人对前台说:“我要见你们少董,麻烦通报一下。”

        前台刚要开口拒绝,瞟到云瑾来了,马上笑着对女人说:“对不起,我们少董有女朋友了。呶,她来了。”

        女人扭头瞅了云瑾几眼,满腹狐疑,“你真是他女朋友?”

        云瑾大大方方一笑,“当然是真的,我们是要结婚的关系,到时邀请你来喝喜酒。”

        女人见她这么笃定,顿时泄气,把花扔下,走了。

        这一幕,落到不远处的柳忘眼里。

        柳忘坐在休息区沙发上,等半天了。

        等的就是云瑾。

        柳忘站起来,走到云瑾面前,双臂环胸,把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好一顿打量,“你就是云瑾?”

        云瑾略一顿,“是,您是?”

        “我是阿尧的妈,柳忘。”

        云瑾急忙把花放到前台上,朝她伸出手,“阿姨您好。”

        柳忘却没握她的手,只一个劲儿地盯着她的脸,“长得挺漂亮的,个头也还可以,你今年多大了?”

        云瑾收回手,“二十二岁。”

        柳忘眼珠动了下,“太小了,不会疼人。”

        云瑾笑道:“不,我特别会疼人。”

        柳忘撇了撇嘴,不信,“你做什么职业的?”

        “击剑运动员。”

        柳忘唇角垂下,“女孩子,打打杀杀的,不好。要温柔一点,阿尧喜欢温柔的,恬静的,像苏婳那种。”

        云瑾深吸一口气,浅笑,“击剑运动员是一个体育项目,不是您理解的那种武打。我该刚时刚,该柔时,也很温柔。”

        柳忘鼻子轻哼一声,“走吧,去见阿尧。”

        “好。”

        云瑾拿起花,和她一起乘专用电梯,上楼。

        来到顾谨尧的办公室。

        看到柳忘和云瑾一起走进来,顾谨尧眉头轻蹙,问柳忘:“你没为难她吧?”

        柳忘脸上堆满笑,“才没有,我和云小姐聊得很愉快,我很喜欢她。”

        和刚才的挑剔截然相反。

        云瑾发觉柳忘有点说不上来什么感觉。

        直觉不是个好相处的角色。

        不过为了顾谨尧,她愿意包容柳忘。

        云瑾把花放到博古架上,打开食盒,对顾谨尧说:“我今天包了荠菜馅的饺子,你尝尝,还可口吗?”

        顾谨尧看着食盒里一个个小巧可爱的饺子,眼睛亮了亮。

        情不自禁地想起,小时候每到除夕,他会和苏婳一起包饺子。

        他擀皮,苏婳包。

        那时她也不过九岁十岁的光景。

        小小年纪却包得一手漂亮的饺子,心灵手巧。

        想了片刻,顾谨尧又觉得愧疚,对不起云瑾。

        可是他控制不住。

        脑子里自然而然就浮出旧时的画面。

        柳忘拿起筷子夹了一个饺子放进嘴里,咀嚼几下,点点头,“包得还可以,女孩子就得会做家务,会做饭。我最不喜欢娇滴滴的那种,这不会,那不会,洗衣做饭都不会,什么都让男人做。”

        云瑾但笑不语。

        柳忘接连吃了三个,对云瑾说:“什么时候约你父母见个面,见完面安定下来,我好回去。”

        云瑾刚要开口。

        顾谨尧道:“这事您老别掺合,越掺合越乱。”

        柳忘瞪他一眼,“你该把苏婳放下了。我看云瑾就挺不错,虽然职业我不喜欢,但是我打听过了,她家世还可以。差不多得了,别太挑了,谁的婚姻不是将就?”

        “将就”这两个字,太伤人了。

        别说云瑾了,连顾谨尧听着都刺耳。

        他拉开门,“您老先回家好吗?有事我们回去再说。”

        柳忘见他不高兴了,抱怨几句离开。

        等柳忘一走,顾谨尧看向云瑾,“我的婚姻不会将就,我只是暂时放不下,等彻底放下了,就会认真对待。”

        闻言,云瑾刚才被柳忘膈应的那一下,马上就释然了。

        她弯起眉眼笑得清甜,唇角的小小梨涡都像溢着蜜,“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是对待感情很认真的那种。你对苏婳痴情,等走出来,也会同样对我痴情。我等着,耐心等你。”

        顾谨尧觉得这女孩子,小小年纪,却活得比他妈还通透。

        云阔海的基因,外婆的培养,加上运动员的眼界。

        造就了如此美好的一个女孩。

        真的是万中无一。

        顾谨尧默了默,“我明天要出差,你不要来了。”

        云瑾眼里闪过一丝不舍,“出差去哪里?”

        “岛城,去那边有点业务。”

        “晚上要住在酒店里吗?”

        “对。”

        “到时把酒店地址发给我。”

        一听这话,顾谨尧不由得多想,“你别来,坐飞机长途跋涉的,你会累。”

        看他紧张的模样,云瑾扑哧笑出声,“你别害怕,我就是随口问问,不会去查岗,更不会半夜装鬼去吓唬你。”

        顾谨尧松了口气,“你觉得我是怕鬼的人吗?”

        “那我就半夜变成一只美丽的女鬼,入你梦乡。”

        顾谨尧抬手揉揉她的头,“就出差一天一夜,后天就回来了。”

        云瑾的头微微一滞。

        顾谨尧这才发觉,他做的这个动作过于亲昵了。

        他急忙抽回手,“抱歉。”

        云瑾俏皮一笑,“揉得好,我喜欢。”

        这话有点暧昧,难免让人想入非非。

        顾谨尧觉得刚才揉她头的那只手,掌心微微发烫。

        当天晚上。

        顾谨尧乘飞机,连夜抵达岛城。

        天亮后开始办业务。

        忙忙碌碌一天,回到酒店。

        吃过饭,已是夜晚九点。

        洗过澡后,顾谨尧躺在床上,居然有点难以入眠。

        往常的日子,云瑾每天都在他眼前晃啊晃的,中午晃完,晚上晃。

        忽然不晃了,他觉得有点失落。

        好像身边少了很多人一样。

        手机忽然响了。

        顾谨尧扫一眼,是助理打来的。

        接通后,助理说:“少董,云小姐悄悄问我要了你的酒店地址,说要飞来给你一个惊喜。我按约定时间来机场接她,却没接到。打她手机,关机。您有没有她别的联系方式?”

        顾谨尧翻身坐起来,“你说什么,云瑾来了?”

        “是,下午的飞机,晚点一个小时了。”

        顾谨尧心里开始乱起来,脑子里浮现出各处不祥的画面,“你等一下,我这就打电话。”

        他掐断电话,要给云阔海打。

        这才发觉,上次没留他的号码。

        顾谨尧拨给顾傲霆,“把云阔海的手机号给我一下。”

        顾傲霆问:“出什么事了?”

        “你别管,快说。”

        “等一下,我查查。”

        “快点!”

        见他发脾气了,顾傲霆有点慌,急忙找出云阔海的号码,报了一串数字,“有事跟我说,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顾谨尧挂断电话,拨给云阔海。

        把事情简单一说,云阔海道:“瑾瑾这会儿应该在飞机上,你别担心。飞机晚点,要么是天气不好,要么出了故障,没报空难,就没大事。”

        听到“空难”二字,顾谨尧脑子轰地一声,一片空白。

        后面云阔海说的什么,他听不清了。

        他抓着手机,推开门,就往走。

        疾步如飞。

        边走边给云瑾打电话,一遍遍地打。

        乘电梯下楼。

        出了酒店大门,他伸手叫车。

        却看到一辆黑色的车,由远及近开过来。

        车门打开,从上面走下来一道高挑纤细的身影。

        女人一身白衣,梨涡浅笑,“谨尧!”

        顾谨尧的心忽地落了地,大步朝她走过去,一把抱住她,抱得紧紧的,“你要吓死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