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成了前夫白月光在线阅读 - 第436章 回国

第436章 回国

        唐泽直接将电话打给了邱书雅,说明了情况。

        邱书雅起初是震惊,紧接着便立刻安排好了所有的事项,与接机准备,让他们立刻把顾景琛带回来,前后一共只花了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

        苏安看着依旧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的顾景琛,沉沉的在心里叹了口气。

        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纠缠了这么久……

        等一切终于尘埃落定的时候,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顾景琛究竟什么时候会醒来呢……

        苏安想着,听到病房门口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夫人,飞机应该再有半小时就到了,我们要提前去停机坪,等飞机降落就直接把顾总送上去。”

        唐泽神色焦急,身后还跟着几个医护人员,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开始着手将顾景琛从病床上转移。

        苏安点了点头,拎着包站了起来。

        她原本也没什么行李,只要带着随身的证件就好。

        那些原本应该属于“苏安”的身份证明,已经从何力那里翻了出来,重新物归原主了。

        他这些年在国外积攒了不少的财富,手下也的确有些势力,不过那些事情,就不是苏安需要关心的了。

        “夫人,走吧。”唐泽催促了一句。

        苏安点了点头,拎着包站了起来,一样东西却突然从忘记关上的包中掉了出来,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苏安一愣,急忙弯腰捡了起来,又仔细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摔坏,这才放心。

        那是之前陆子馨交给她的,学长之前画的那副小小的素描。

        她一直放在包里,随身带着。

        唐泽自然也看到了。

        注意到了画像右下角属于陆子霆的签名,他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微妙,想起了什么。

        “夫人,我……有些话想跟您说……”

        唐泽突然开口叫住了苏安,欲言又止。

        病床旁边,医生和护士还在忙。

        “怎么了?”

        苏安不解的看着他,还以为他是有什么话不方便讲,便主动朝着门外的方向走去。

        唐泽果然跟的出来。

        苏安刚要问他有什么事,就听到唐泽先问道,“刚刚那幅画,是陆先生画的吧?”

        “是……”

        苏安有些意外,没想到他是要问这个。

        唐泽的脸色也变得比之前还要纠结。

        其实……有些事情,轮不到他来说。

        可是自从夫人走了之后,顾总是什么样子,他也看在眼里。

        那件事,夫人多少还是有些埋怨顾总的。

        但有些真相,她应该知道。

        顾总已经为夫人牺牲到了这种地步,如果夫人知道了当年的事,说不定两个人就能……

        思及此处,唐泽终于开口道,“您……还记得之前为了找顾总寻仇,绑架您的那个人吗?”

        “嗯。”

        苏安眸光一沉。

        她当然不会忘了那个人。

        那个人是杀了学长的凶手。

        也是她噩梦的开始。

        还有顾景琛……

        顾景琛也和这件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苏安心尖一颤,又想起了当时那种无助又愤怒的感觉。

        但……唐泽好端端的提这件事做什么?

        她有些不解,刚要提问——

        “其实……”

        唐泽已经开始往下解释,但却又带着几分迟疑,停顿了几秒,这才继续往下说道,“其实当时那个人,正是和叶可欣勾结的基金会的幕后负责人,因为顾总断了他的财路,他才会报复顾总,从而……找上了您……”

        “什么?”

        苏安大脑突然空白了一瞬。

        她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错了什么,大脑也乱糟糟的,没办法立刻做出反应。

        半晌——

        她这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下意识的问道,“你说的……”

        话说一半,又猛的停住。

        唐泽没必要说这种谎来骗他。

        是她……

        是她一直单方面的认为,那个男人应该是顾景琛不知道从哪里招惹来的仇家,恰好在那个时候绑架了她。

        最终导致了学长身亡的结果。

        可是……

        如果是唐泽说的那样。

        也就是说……

        顾景琛是为了帮她,才会惹上公益基金的人。

        而公益基金的人为了报复顾景琛,又阴差阳错的将她绑走。

        那么学长的死——

        她真正该怪的人……应当是自己。

        学长是为了救自己而来。

        顾景琛是为了帮自己,而沾上仇家。

        这次也为了她才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

        她该怪谁呢?

        这样猝不及防的真相,让她因为学长的死而对顾景琛生出的怨恨,显得滑稽又可笑。

        苏安深吸一口气,心头翻江倒海。

        “夫人,您……您别哭……”

        唐泽见她猝不及防的便落下一滴泪来,瞬间就慌了神。

        苏安闻言一顿,下意识的抬手擦了擦眼角,这才惊觉自己竟然哭了。

        “我没事……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她迅速的调整了一下情绪,对眼前的人道了声谢。

        唐泽却摇了摇头。

        “夫人,我说这些,并不是想让您谢谢我,只是希望……您和顾总之间如果有什么误会,还是说开了比较好……”

        “嗯……”

        苏安点了点头。

        正好,病房里的准备工作也结束了,可以直接将顾景琛带上车,直接送往私人飞机降落的位置。

        百忙之中,苏安抽空去看了看那个小家伙,做最后的道别。

        虽然很想带他一起走,但……

        她暂时还不想他的存在被顾家的人知道。

        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苏安将他交给了唐泽,依依不舍的离开。

        五个小时后——

        飞机缓缓降落在陆氏的楼顶。

        邱书雅早已经带人等在了那里,等到飞机停稳,便立刻大步的走了过去!

        舱门打开。

        顾景琛躺在病床上,就这样被推了出来。

        除了脸色苍白了些,看起来和睡着了并没有什么区别。

        “景琛!”

        邱书雅一向收拾的优雅的发型被风吹乱,她却丝毫也顾不上,直接扑在了病床边上。

        随即目光猛地定格,看向从飞机上走下来的另一个人,眼底写满惊讶。

        “苏……苏安?你怎么?”

        她看着苏安表情先是惊讶,随即又反应了过来什么,突然又转为愤怒,猛地起身上前!

        “苏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