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74章 许大茂图穷匕见

第74章 许大茂图穷匕见

        放了学,棒梗没回四合院,钱又被他花了不少,得补充补充。

        想着钱,他呵呵一乐,就往轧钢厂方向过去,一路轻车熟路走着,他放松得很,如果说前面几次他还紧张的话,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做到收放自如了。

        蹦蹦跳跳走着熟悉的路,来到轧钢厂,此时,许大茂也看到了棒梗,他嘴角上扬,呵呵一乐。

        “小国,看到那个背着书包的人了吗?”,许大茂伸手指着正一步一蹦哒的棒梗,对这个叫小国的孩子说话。

        小国点头,开口道:“我已经看到他好多次了,他经常过来的。”

        许大茂闻言,更加乐了,拿出一块钱,递给小国,道:“叔叔是轧钢厂保卫科的人,这段时间一直在调查二食堂东西丢了的事情。”

        “一番调查后,发现是这小子用书包从二食堂偷东西,小国,这一块钱拿着,你现在帮叔叔去厂大门口那边叫人,说发现了小偷。”

        “叔叔现在要去二食堂那边找人,记住,一定要认清了这小子。”

        “然后,你告诉保卫科的人,说一个叔叔告诉你的,这小子将偷来的东西放在一个傻柱的家的地窖里。”

        “记住,是叫傻柱家的地窖里!”

        小国一听又是抓小偷,又是一块钱的,顿时眼睛放光。

        许大茂见状,又交代了几句,然后又让小国给他说一遍,一听断断续续的,许大茂又帮他加深记忆,几次之后,小国终于能够复述通畅了。

        将一块钱放在小国的手上,道:“这是对你帮忙的奖励,现在,去大门口找保卫科的人,说有小偷。”

        一听是奖励,小国美得冒泡,将钱收好,撒丫子就往轧钢厂大门方向跑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许大茂呵呵一笑,起身回到轧钢厂,找了一个位置,等待着接下来的好戏。

        却说棒梗一路来到二食堂,看到是他,大家都见怪不怪了,傻柱看到棒梗,顿时又乐了,这段时间,两人是真的相处不错。

        棒梗现在对傻柱说话的时候嘴很甜,别看他年纪不大,可为了零花钱,脑袋瓜子是能够转弯的。

        又说了几句后,棒梗背着书包,又等着有空当出现,没过一会儿,机会就来了,轻车熟路,动作快捷,将东西放进包里后,棒梗还有心思给人打了招呼,然后才离开。

        此时,马华走进来,看了一眼,总感觉又少了一些什么东西。

        “怎么好像棒梗来一次,自己就感觉少了一点东西呢。”,马华嘀咕出声,心中虽然有点怀疑,可这事他不敢跟师傅傻柱说,以自家师傅现在与棒梗的热乎劲,自己要是跟他说这种模棱两可的话,铁定挨骂。

        “那小子应该不会吧!”,马华又嘀咕一声,摇了摇头,这才走了出去。

        二食堂外面,棒梗正悠哉悠哉走着,一点不带紧张的。

        正想着今天这东西又能换多少钱的时候,就听见一个小孩的声音。

        “叔叔,就是他,让我去找你们的叔叔说就是他偷了东西,还把东西放在了叫傻柱家的地窖里。”

        小国手指着棒梗说着,两个保卫科的人对视一眼,就想询问一下这个叫棒梗的孩子。

        搜身是不能搜身的,毕竟现在带他们过来的是小国一个小孩子,总不能这孩子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

        所以,先问一问,是最妥当的处理方式。

        两人正想着呢,棒梗这个时候魂都快没了,本来看到保卫科的人他就有些心虚,再一听这小屁孩的话,顿时就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他就选择了跑,他一跑,两个保卫科的人顿时一愣,回了神,两人急忙追了上去。

        这个时候,两人是真的怀疑了!

        棒梗那能跑得过两个大人,没一段距离就被抓住了,保卫科一人哼哼一声道:“你小子跑什么?我们会吃人吗?”

        “我……我……”,棒梗现在已经怕得直接说不出话来,随即,他就直接哭了,嚎啕大哭的那种。

        见他一哭,保卫科的另外一人将他的书包拿下来,翻开一看,里面装了一些东西。

        “嘿,你小子真干了啊!”,保卫科这人一看这东西,就知道是食堂的,两人对视一眼,神色都凝重起来。

        因为,刚刚那个叫小国的孩子说,东西放在了那个什么傻柱家的地窖,由此可见,这不是一次两次啊。

        或许,还有同谋!

        “看住他,我去找人。”,一人出声,脸有些黑,以前他们巡逻的时候都忽略了孩子,现在这事一出,真特么打脸了。

        若只是这孩子单独做的,问题还不大,可真要有人同谋,事就特么大了,传出去,他们保卫科可就成笑话了。

        此时,许大茂远远看着,没走过去,小国那孩子能认出他,他过去,事就不一样了。

        呵呵一笑,许大茂转身离开,快步来到一食堂,看到秦淮茹正忙着,许大茂对她道:“秦姐,你出去看看吧,我刚刚准备去找东西的时候,看到你家棒梗被两个保卫科的人逮住了,棒梗现在正哇哇大哭呢。”

        “棒梗?”,秦淮茹愣了愣,很快,她脸色一变,刚刚许大茂说什么?两个保卫科的人逮住了棒梗?

        保卫科这名,让秦淮茹下意识一慌,跟旁边的人打了招呼后,就让许大茂带她过去。

        “秦姐,你自己过去吧,就在南边的路边,我还得去找东西呢。”,许大茂当然不会过去,秦淮茹一听,也没觉得不对,便小步快跑去找棒梗。

        而在另外一边,保卫科的人已经来了几个,包里的东西,一人眼睛眯了眯,回想一下后,道:“我知道傻柱,这好像是二食堂后厨师傅何雨柱的外号来着。”

        “二食堂后厨师傅何雨柱?”,队长一听,顿时道:“去找人,快去。”

        队长脸很黑,这下子,小国这孩子说的话终于对上了,如果二食堂后厨师傅何雨柱是主谋,事就大了。

        傻柱还没被找来,秦淮茹已经来了,一看正不断抽泣的棒梗,又看了看五六个保卫科的人,秦淮茹心中有很不好的预感。

        “妈,妈,救我,妈……”

        见到秦淮茹,棒梗呼喊起来,下意识就要跑过去,可被一个保卫科的人拎住了。

        “这位同志,我家这孩子犯了什么事?”,秦淮茹见状,焦急询问出声,队长看着秦淮茹,又看了看棒梗,冷声道:“你是这孩子的妈妈?”

        “我是,我是他妈妈!”,秦淮茹说着,走过去想要抱住棒梗,拎着棒梗的这人下意识要阻挡,队长道:“放开他,我们都在这里呢,他还能跑了?”

        “这位同志,你家孩子从食堂里偷东西,被我们抓住了。”,队长说着,将棒梗的书包打开,让秦淮茹看里面的东西。

        一听这话,秦淮茹就感觉自己脑海轰鸣一声,下意识摇头道:“这……这不会是我家孩子做的,我……”

        “这位同志,你觉得我们会冤枉一个孩子?”,队长手一指书包,冷声道:“你看看,这是不是他的书包?”

        秦淮茹包,顿时就感觉眼一黑,拉起棒梗,大声问道:“棒梗,是不是你偷的?”

        “不……我……我……”,棒梗下意识想要否认,可现在这情况,他只能哭了。

        “啪”

        秦淮茹一看棒梗这反应,顿时就知道这孩子只怕真偷东西了,怒火上涌,伸手就是一巴掌。

        “你个死孩子,怎么能干这种事?”,秦淮茹一边流泪,一边骂出声,眼看她还要打,队长拉住了他。

        刚要说话,傻柱的声音就传来:“我说你们什么意思,我这忙得不行呢,还让我过来说什么事,我……”

        话没说完,他就看到了秦淮茹与棒梗,顿时愣住。

        然后,他快步走过来,急忙询问道:“秦姐,这是什么情况?”

        秦淮茹刚要说话,队长哼哼一声,目光直视傻柱,道:“何雨柱同志,这孩子从二食堂偷东西,还有人举报你是同谋。”

        “什么?”,傻柱懵逼,棒梗从二食堂偷东西?自己还是同谋?

        回了神,傻柱顿时不乐意了,嚷嚷道:“队长同志,你这就冤枉我了,我怎么可能偷东西?”

        “何雨柱同志,冤枉不冤枉,我们现在正在查。”,队长说着,出声询问棒梗,可棒梗现在怕得都在哆嗦,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清楚。

        秦淮茹见状,又是怒,又是慌,可棒梗是她儿子,见他现在怕得都在颤抖,一边掉泪,一边将棒梗抱起来安慰着。

        队长一看,知道这个时候问不出什么来,目光转向正看热闹的孩子小国,让自己的笑容温暖一些,低头问道:“小国,把你刚刚说的话再给叔叔说一遍好不好。”

        “好!”,小国点头,伸手指着棒梗,便道:“刚刚有一个叔叔让我去找你们,说他偷了东西,放在一个叫傻柱家的地窖里了。”

        闻言,傻柱与秦淮茹脸色都是一变,队长不管两人,眼睛眯了眯,笑问道:“小国,让你去找我们的那个叔叔呢?”

        “叔叔说他去二食堂找人了。”,小国出声,拿出一块钱,炫耀道:“叔叔说了,这是让我去通知你们的奖励。”

        几人一听,顿时迷糊了,小国这孩子嘴里的叔叔真要发现了问题,又何必如此折腾呢。

        “去,先去问一问,看看刚刚有没有人去二食堂那边?”,队长出声,现在不是吃饭时间,如果有人去了那边,应该就能知道是谁。

        没过一会儿,派过去的人回来,摇头道:“队长,二食堂的人说没人去那边找人,就一个叫棒梗的孩子过去了。”

        闻言,队长看了看小国,又看了看棒梗,最后目光放在傻柱身上,道:“何雨柱同志,既然有人举报,而我们又当面抓住了这小子,现在,我们要去你家地窖搜搜了。”

        “可以啊!”,傻柱点头,他没干过这事,当然不怕。

        “去调车。”,队长让一个手下去办事后,这才又蹲下,对小国笑呵呵道:“小国,你今天做得很好,能告诉叔叔,你家住那儿吗?”

        小国一听这夸奖,便兴奋得将自己家住的地方说了,队长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笑道:“先去玩吧,今天你立功了。”

        小国笑呵呵的,就跑离开去玩耍去了。

        没过一会儿,车就开来,众人上了车,傻柱指路,就往四合院那边过去了,许大茂躲在一边看着车离开,露出冷冽的笑容,呢喃道:“秦淮茹,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

        一行人来到四合院,院里的人都一头雾水,很快,院里的人都去了中院。

        中院,傻柱手指着地窖,对几个保卫科的同志道:“这就是我家地窖,你们随便搜。”

        队长点头,让两个人进入地窖,此时,一大妈一看这情况,便询问傻柱道:“傻柱,这是怎么了?”

        傻柱刚想说话,旁边的秦淮茹就碰了碰他,傻柱一看棒梗这情况,就闭了嘴。

        “棒梗,我的孙儿,你这是怎么了?”,贾张氏刚走过来,一眼就看到了脸上像个小花猫,而又一副很怕的模样,急忙跑过来。

        “奶奶,奶奶,我怕,我怕……”

        棒梗一见奶奶贾张氏,扑过去就哭了起来,仿佛是找到了依靠一般。

        “不哭,乖孙子,不哭了。”,贾张氏先是安慰,可棒梗就是止不住哭,他现在很怕啊。

        一看劝不住,贾张氏顿时怒了,眼睛一看这些人,就骂道:“是谁?是谁将我家棒梗欺负成这样?”

        “妈!”,秦淮茹一看婆婆贾张氏的反应,急忙走了过去。

        “这位大妈,不是我们欺负你家孙子。”,队长出声,解释道:“是你家孙子在轧钢厂二食堂那边偷东西。”

        此言一出,院里的人都面面相觑,而贾张氏的脸色,也顿时一变,秦淮茹看着众人脸色变化,顿时脸色一苦,今天这事,瞒不住了。

        “好嘛,棒梗这孩子根本就没记住教训,先是偷了林老太太的钱,现在后院的聋老太太腿伤还没好呢,又搞到轧钢厂去了。”

        一人出声,其他人纷纷点头,后院聋老太太被棒梗撞伤的事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心里有数,只不过碍于孩子还小还有一大爷易中海等人的话,这才没说。

        秦淮茹与贾张氏还保证说教育好棒梗呢,这才多久,又犯事了!

        “闭嘴,坏了心的,不能说我家棒梗坏话。”,贾张氏不敢怼保卫科的人,可对院里的人可不客气。

        “贾张氏,我的话有错吗?”,这人也不怂,哼哼一声道:“大家都在呢,我刚才的话,是污蔑了你家棒梗吗?”

        “我……”,贾张氏刚要怼回去,秦淮茹急忙拉住她,哭着道:“妈,先解决事吧。”

        此时,队长与几个保卫科的人听着院里的话,纷纷看向棒梗,合着这小子不是第一次了啊。

        “队长,我们找到了,东西都在这里呢。”,地窖里的人声音传来,顿时,傻柱傻了。

        不光他傻,秦淮茹她们也傻了,还真有东西?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去偷,我……”,回了神的傻柱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去地窖,可队长却拉住了他,冷声道:“我的人会把东西提出来,冤枉不冤枉,待会儿看看就知道了。”

        傻柱听着,顿时脸色涨红,这时,地窖的人走了出来,然后回头伸手接过后面人提的袋子。

        袋子拿出来,一人目光冷冽盯着傻柱,道:“队长,我刚刚看了个大概,都是吃的,干货,面……”

        “将袋子里面的东西拿出来。”队长黑着脸出声,其他人纷纷出手,将东西拿出来,一个又一个小袋子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

        “何雨柱同志,你还有什么话说?”,队长手指了指这些东西,忍着火询问出声。

        “这不是我干的啊!”,傻柱此时差点蹦起来,自己特么疯了不成,偷东西?

        哎?不对啊!

        傻子目光突然转向棒梗,自己没干,可棒梗呢?

        秦淮茹一看傻柱目光盯着棒梗,又看了看摆放在眼前的东西,她顿时慌了。

        傻柱不会偷这些东西的,秦淮茹清楚这一点,那么现在只能是棒梗这死孩子偷的了。

        她现在恨不得将棒梗的手打断,可现在就算打断他的手也无济于事了,现在关键的,是不能让棒梗背下这个责任。

        秦淮茹心里清楚,今天要是被彻底点破,棒梗这孩子以后就真的人憎狗厌了,说不定,还会被送进少管所接受教育。

        这一刻,秦淮茹的思绪无比清晰,那就是这事,棒梗不能全认了!

        他要是不全认了,还有机会改变,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

        思路清晰后,秦淮茹目光转向傻柱,现在东西是在傻柱地窖里找到的,如果傻柱认了,应该没多大事吧?

        对,应该没多大事,毕竟傻柱是二食堂大厨,就这点东西,他最多被批评一下,对,最多被批评一下,大不了就是被处罚半个月或者一个月工资。

        用这理由不断安慰着自己的秦淮茹有了决断,看着傻柱的目光中,满是祈求。

        傻柱没注意到,他走过来,就要拉着棒梗询问,可贾张氏却挡开了他的手,就在这时,秦淮茹也伸手拉过棒梗,用手指狠狠拧了棒梗一下,棒梗一疼,顿时就哇哇大哭出声,下意识要甩开秦淮茹的手。

        而秦淮茹这个时候,则趁机在傻柱耳边轻声祈求道:“傻柱,帮帮秦姐,棒梗这孩子,不能毁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