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15章 调走的李二猛一家与新邻居佟丽母女

第115章 调走的李二猛一家与新邻居佟丽母女

        院里的生活轨迹继续着,不过一些变化出现了,前院,林家国熟络的李二猛一家子,也要走了。

        与当初刘顺一样,他也被调到了其他地方,所以要搬家了。

        喝着酒,抽着烟,林家国多了几分伤感。

        “又不是不能再见,你小子现在过得不错,你李叔我离开后也能放心。”

        李二猛说着,与林家国碰了一杯,林家国一饮而尽,不用说其他话了,这种分别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两天后,李二猛一家子走了,石头几个孩子哭得稀里哗啦的,舍不得小伙伴们。

        送走了一家子,林家国回到四合院后,看着空房,叹气一声,找南易喝酒去了。

        李秀芝也有些伤感,她嫁过来后,和李二猛一家相处得很好,现在人离开了,总感觉少了一些什么。

        如果说林家国一家子是伤感的话,那么院里的一些人就因为李二猛一家子离开而有了一些心思了。

        人搬走了,留下两个空屋,一大一小,院里的一些人都想着能不能申请一下。

        三大爷阎埠贵就是其中的代表,于莉与阎解成这两口子,是可以申请的。

        看着他们忙着这事,林家国只是看着,他没有这个心思,更重要的是他不符合条件。

        有了这个风头,中院的贾张氏也有些心动,不说能申请到两个屋,就是一个屋也挺好的。

        她让秦淮茹也去问问,看看有没有这个可能,秦淮茹虽然觉得自己家不符合条件,不过也去问问,如果真成了,那就最好不过。

        因为这事,让院里有几分剑拔弩张的味道,林家国这些人,只能在旁边看戏。

        “你觉得那家有机会?”,两人正下棋,南易询问出声,林家国摇头,道:“于莉两口子的机会应该大一些,毕竟已经结了婚,算是分户了,就是申请楼房那边的居住权还有得等,两人才工作不久,单位分房还轮不到两人。”

        南易点头,住房的问题是很紧张的,简直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单位分房,也得先考虑真正困难的家庭,像于莉两口子这种还有地方住着的,是得等等。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三大爷阎埠贵从院门外黑着脸走了进来。

        看到两人正在下棋,他走了过来,抱怨道:“你们说秦淮茹一家子凑什么热闹,棒梗距离结婚还长着呢!”

        听着这话,林家国与南易都有些意外,秦淮茹一家不符合再分房的条件吧。

        “三大爷,这不符合条件的,街道那边也不会考虑的吧。”,南易出声,这三大爷阎埠贵生什么气?街道办事处那边的工作人员在这种事上肯定有着办公标准的。

        三大爷阎埠贵坐下来,嘴角一抽道:“是不符合条件,可她家申请一个屋,其他人一看,也纷纷有样学样,这不,现在是一团乱麻了。”

        一听这话,两人算是明白三大爷阎埠贵为什么黑脸了,原本想一口吞下的肥肉,现在可能要吐出去一半,不黑脸才怪。

        “不行,我还得去街道那边看看。”,三大爷阎埠贵想了想,还是起身,再一次出去了。

        两人耸了耸肩,继续下棋,当看热闹就好了。

        棋下了一半,就看到娄晓娥提着东西跟李秀芝还有梁拉娣走了进来,红光满面的。

        打了招呼,娄晓娥就进了屋,不一会儿,就抱着三胖走了出来。

        “娥姐,你今天这是遇见什么好事了?”,林家国询问出声,这神采飞扬的,两人都能感觉到她的高兴。

        娄晓娥亲了三胖一口,笑道:“两个大厨师,过一段时间请你们帮个忙。”

        她经常来院里,跟南易一家也熟络得很,说话不用那么客气。

        “可以啊,帮什么忙?”,南易笑呵呵出声,下了一步棋,林家国也好奇得很。

        “请你们当然是做菜了。”,娄晓娥笑道:“我要结婚了,请你们两个帮着做几桌子菜。”

        两人闻言都是一愣,反应过来都笑了起来,林家国看着娄晓娥,道:“娥姐,是那个高平?”

        “嗯,就是他。”,娄晓娥可没有小姑娘那害羞的意思,该经历的都经历过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看着她,林家国跟南易都笑了起来,由于经常接触,他们也是认识高平的,那个人是个退役军人,很正派。

        “娥丫头,你是考虑好了?”,老太太走了出来,笑呵呵询问出声。

        “嗯,考虑清楚了,他人真的很好。”,娄晓娥点头笑了起来,接着道:“他丧偶,我离过婚,而且年纪也大了我三岁,很合适的。”

        几人微微点头,高平的情况他们都清楚,丧偶没有孩子,家里也只有一个断了手的老兵父亲,而他退役后,在一个大厂做着保卫科的工作,条件真的很好。

        亲了三胖一口,她又笑道:“我们都定好日子了,明天,他来亲自请你们两个大厨帮个忙。”

        “我这边就请你们几家人,他那边要请一些战友。”

        几人都笑了起来,林家国看着娄晓娥,这算是对她最大的改变吧。

        解决了她家里的情况后,就算那股风暴来了,也影响不到她,现在她嫁给高平那个人,又多了一重保护,加上她现在的工作,那就更安全了。

        看了看娄晓娥,林家国的目光又看向南易,这家伙以后那段日子也会遇到问题,不过好在的是,这家伙是个手艺很好的大厨,只要在厂里得了工人们的人心,很多事情,都已经解决大半。

        “娥姐,以后你也不是孤单一人喽。”,李秀芝看着她逗着三胖,笑道:“你得赶快生孩子,这三个大的你可是许了口的,现在大的没解决,我这肚子里小的又要来了,你得抓紧些了。”

        此言一出,大家都笑了起来,娄晓娥笑道:“放心,解决不了全部,一两个是没有问题的。”

        “到时候,我也生个四五个,总得有一两个是女孩子,到时候,就让三胖他们兄弟抢人。”

        众人莞尔,话题说到这里,说的可就多了,说着说着,都扯到孩子长大后分家的问题上来。

        “家国,你可得努力了,现在就已经是三个现成的,秀芝肚子里还有呢,你这个当爹的,到时候还有得头疼,不然就你这三个屋,可不够。”

        娄晓娥玩笑出声,林家国摇头失笑,这事,他就不是个事,等到以后想出国的人多的是,到时候趁机抄底四合院,保证几个孩子一家一套三进的。

        提到屋子,就说到了院里现在为这事折腾的事情上来,娄晓娥听着,顿时眼睛眯了眯,问道:“你们确定街道那边还没有安排?”

        几人点头,娄晓娥顿时笑了,道:“看来今天这趟没白来,还解决了我一个问题。”

        闻言,几人都愣住,娄晓娥笑道:“我的工作你们是清楚的,这不,这几天我刚好头疼要怎么尽快帮佟丽母女两人申请居住的屋子了,现在好了,现成的就在这个院里呢。”

        说着,就将三胖递给林家国,道:“我得尽快去街道落定这事,也少了我头疼的事。”

        林家国抱起三胖,问道:“娥姐,这是怎么个情况,你负责的工作不是家属的事吗,都应该有屋子的吧。”

        几人也是点头好奇起来,娄晓娥叹息一声,道:“也是可怜的,她的老公也是个退役军人,因病去世了,为了治病,欠了不少债,可人还是没留住。”

        “钱大多数都是跟战友们借的,现在人走了,佟丽就得还,本来她老公的战友们说了,借他们的钱,不用还了,让佟丽还村里的人钱就行,可佟丽拒绝了。”

        “她说了,这些钱必须要还,不然不安心,她来城里让她老公的战友们都写了欠条,说好慢慢还他们。”

        “她这样坚持,她老公的战友们也没有了办法,只能写了欠条给她。”

        说到这里,娄晓娥叹息一声道:“佟丽如此坚持,她老公的战友们想着得帮一下,毕竟他们都知道老战友的情况。”

        “双方都没个亲人了,无依无靠的,她老公的战友们就想办法把母女两人带到城里,想着给她找一个工作,让她能够养家的同时也能还债。”

        “你们知道的,在农村生活想要还上一笔两百多块的钱,只会压垮母女两人。”

        大家听着都露出几分唏嘘之色,一个病人能够拖垮一个家的说法可不是假的,也幸亏她老公的战友们还记着这事,不然真的能够压垮人。

        说到这里,娄晓娥露出真挚的笑容道:“我干了这份工作后,才明白军人之间的那种感情了,他们啊,在某些方面,真的比亲兄弟还要亲。”

        众人都点头,这是事实,尤其是那种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彼此都能为对方挡子弹,这样的感情,如何能不深。

        “现在佟丽的工作问题解决了,不过房子的问题还需要解决,所以我想着给她们把这事给解决了,毕竟这也是我的工作。”

        “本来我想着跟高平结婚后,把我那屋子租给母女两人,到时候少收点钱就是了。”

        “现在能找到空房,就得为她考虑,有了房,母女两人也能安心些,毕竟租的那有是自己的让人安心呢。”

        老太太点头,叹息一声道:“丫头,那就尽快去把这事落定了,需要我这个老太婆帮忙的,我也去开个口。”

        闻言,娄晓娥笑着点头,道:“老太太,这事啊,只要有空房问题就不大。”

        话说完,她就离开,风风火火的,几人都摇头失笑,林家国递给南易一根烟,自己也点燃一根烟。

        “娥姐还真把这工作干出几分气势了。”,李秀芝笑着出声,玩笑道:“现在在这片,她背后站着的人多啊。”

        几人闻言笑了起来,可不就是这样的吗。

        “只是三大爷只怕这一次又要失望了,他不会因此记恨吧。”,梁拉娣轻声说着。

        “谁知道呢!”,林家国微微一笑,眼睛眯了眯道:“不过就算记恨,也不敢做出什么来。”

        “确实!”,南易也笑了起来,吐了一口烟后,压低声音道:“这事真要办成了,街道那边自然要给个说法,到时候就算他心有想法,自然也不敢做出什么来。”

        几人都点头,三大爷阎埠贵是挺能算计,可有些事,他拎的清。

        这边说着话的时候,娄晓娥已经来到街道办事处,因为工作的原因,她已经熟络这边了。

        找到林主任后,把事情一说,林主任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很快就有了决断,让娄晓娥去拿介绍信来。

        傍晚,林主任带路,娄晓娥一群人跟在后面,来到了四合院这边。

        进了院,三大爷阎埠贵一看这情况,顿时有不好的预感。

        “佟丽同志,就这两个屋了。”,林主任介绍出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看着屋子,连连感谢出声。

        其他人一看也很满意,一人对佟丽道:“嫂子,我们先去给你买点二手的家具,以后啊,你和小雅就安家在这里。”

        说着,不等佟丽出声,有几人就先离开,佟丽一看,也眼睛一红,没有阻止,这恩情,以后慢慢还吧。

        林家国他们听见动静,也走了出来,娄晓娥笑着介绍起来,佟丽带着小姑娘小雅挨个问好。

        众人都笑着回应,三大爷阎埠贵一看,就来到林主任这边,轻声道:“主任,这一共两个屋,都分给这母女两人了?”

        林主任点头,知道阎埠贵的心思,便道:“你家阎解成的情况是可以申请楼房的,只不过需要时间。”

        闻言,三大爷阎埠贵彻底心死,他很想说一句这母女两人分一个屋也就够了,还有另外一个屋呢。

        见他神色变换,林主任也想到了什么,意味深长道:“老阎啊,真要落定了你儿子儿媳的屋,到时候小两口就不能申请楼房了。”

        这话一出,三大爷阎埠贵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对啊,自己再惦记一个屋,到时候小两口就没资格去申请了。

        这么一想,三大爷阎埠贵顿时不失落了,等就等吧,到时候小两口申请的楼房最起码要比一个屋宽敞许多。

        “主任,我明白了!”

        林主任见他明白过来,便道:“你是这院里的三大爷,这屋的事,得跟院里一些人说清楚,我知道有些人会有酸话,可有些事,还是不要闹得鸡飞狗跳的好。”

        说着,林主任的目光看着正帮佟丽母女两人在屋里忙碌的这些人,三大爷阎埠贵顺着看过去,顿时就听懂了。

        人家林主任的意思已经很清楚,院里一些人在这事上最好别有酸话怪话,人家佟丽母女两人虽然是孤儿寡母的,可人家也有朋友,还是不好惹的朋友。

        “主任,放心吧,这事我会交代清楚。”,三大爷阎埠贵保证出声,林主任满意点头,这院里的一些事,他是烦得很,所以才交代了这事。

        很快,院里的人都知道了新搬来的佟丽母女两人,一大爷易中海与二大爷刘海中也过来表示欢迎,林主任也趁机把话说明白,这两人自然也听懂了。

        “这算什么,母女两人两个屋,我们家这么多人呢。”,贾张氏嘀咕着,一看就很不爽,秦淮茹闻言,轻声道:“妈,这事落定了,别乱说。”

        贾张氏哼哼一声,她本来想着大的屋子没有机会,小的屋子有点可能的,现在可好,一点机会都没了。

        众人看了一会儿就散去了,娄晓娥一帮人帮着把大部分东西给置办了后,在佟丽的感谢声中,这些人离开。

        他们一走,李秀芝就笑着走了过来,道:“佟姨,今天你家是开不了火了,先去我家吃顿饭,就当是欢迎新邻居了。”

        本来要叫姐的,可一想到佟丽的年龄,李秀芝就开口叫了姨。

        闻言,佟丽就要拒绝,旁边的娄晓娥笑道:“听秀芝的,都是邻居了,吃一顿饭没什么的。”

        她这么一说,佟丽就不拒绝了,来到新地方,与邻居相处得好一些,日子也过得顺心点。

        母女两人跟着李秀芝两人来到家里,小雅这个丫头有些拘谨问好,几人笑着回应,老太太拉着她的手坐下,笑道:“这小丫头,真漂亮。”

        林家国几人笑了起来,老太太还真不是说漂亮话,母女两人很像,佟丽也很长得不差,只是头上的些许白发和脸上的疲惫掩盖了她的容貌而已。

        众人坐下吃饭,有娄晓娥这个双方都熟悉的人在,不一会儿,话就说开了,彼此之间拘谨都少了几分。

        吃好了饭,没过一会儿,南易一家人也过来了,大家聊了一会儿,也变得更加熟络几分。

        看到小雅跟着秀儿跑出去玩了,佟丽露出担心之色,李秀芝笑道:“佟姨,没事的,估计是去后院找刘思缘去了。”

        听着,佟丽放心下来,叹道:“这丫头自从他父亲死后,就心厌厌的,好在来到城里,她的那些叔叔婶婶们开导她,这才重新有了笑容。”

        大家一听,也是叹息一声,小雅这丫头已经十岁了,自然能够记得很多事。

        “放心吧,在这个院有了玩伴,再去上学有了同学,会慢慢好的。”,老太太安慰出声,笑道:“说起来她跟我这个老太婆还有家国还是家门来着,以后啊,我们这个院里姓林的也有几个来着,欺负不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