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在线阅读 - 第136章秦淮茹出师不利再寻法,娄晓娥说事京茹动

第136章秦淮茹出师不利再寻法,娄晓娥说事京茹动

        第二天,秦淮茹只上了半天班,中午请了假,就返回四合院这边,她知道娄晓娥工作的地方,就找了过去。

        娄晓娥看到秦淮茹找她是有些意外的,自从跟许大茂离婚后,她跟四合院那边的来往也就林家国一家子还有南易一家子而已,跟秦淮茹,都已经生分了。

        “秦淮茹,你有什么事吗?”,娄晓娥正准备出去呢,她可不想跟秦淮茹多聊,彼此之间已经没了交集,也不准备继续有交集,所以她的语气显得生分。

        “晓娥,我就是想跟你问点事。”,秦淮茹自然感觉到了娄晓娥的生分,也不绕圈子,直接说出来了来意。

        “什么事?”,娄晓娥询问出声,秦淮茹看了看周围的工作人员,道:“晓娥,能出去说吗?”

        娄晓娥眼睛眯了眯,点头就走了出去,秦淮茹松了一口气,两人来到外面,看到周围无人,秦淮茹才道:“晓娥,你应该也知道了,许大茂再婚的那个秦莲跟我是一个村的,是我的远房妹妹。”

        闻言,娄晓娥点头,这一点她知道,去四合院那边的时候,老太太跟李秀芝都跟她聊了。

        可这些事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娄晓娥现在跟许大茂根本就没有交集啊!

        “晓娥,有些事真的不好意思说。”,秦淮茹假装难以启齿,咬了咬牙道:“晓娥,秦莲跟许大茂结婚后,她娘家人那边过来走亲,然后听到了一些关于许大茂不好的传言。”

        “现在我那堂叔想着找你这个许大茂的前妻打听一些事,我知道你肯定知道许大茂的一些烂事,所以请你告诉我一些,我帮着筛选一下,等我那堂叔找过来问你的时候,你帮着应付一下。”

        话说到这里,秦淮茹露出几分恳求之色,祈求道:“晓娥,我那妹子也是个可怜人,她被许大茂骗到手的,现在若是因为一些事让她那边出了问题,对她影响可就大了。”

        “所以我想着等我堂叔找到你问关于许大茂的一些事的时候,能够说一些不太严重的,让我那堂叔安心一些,不至于影响到秦莲。”

        闻言,娄晓娥看着秦淮茹,眼中多了几分异色。

        换做以前,或许她还能信了秦淮茹的说法,可经历不少事后,她已经不是那个单纯的人了。

        “秦淮茹,我不想再跟许大茂扯上关系,所以有些事别问我了。”,娄晓娥听着秦淮茹刚刚说的话,就已经察觉到了其中的麻烦与谎言。

        首先,她不信秦莲的老爹会来找她询问关于许大茂的事,如果秦莲现在还没跟许大茂结婚,她还觉得有可能,可现在两人都结婚了,秦莲的老爹来问这些有什么用?

        难不成问了事,能带着秦莲回娘家不成?

        经历得多了,娄晓娥明白得很,生活中的一些委曲求全是存在的,秦莲的老爹就算知道了许大茂名声不好,在秦莲的日子过不下去之前,他一个当爹的,真会破坏秦莲的婚姻不成。

        其次,是秦淮茹刚刚说关于许大茂一些事想要筛选的时候,那种迫不及待的目光,娄晓娥看到了。

        所以,她感觉这才是秦淮茹的重点,至于所谓的秦莲与她堂叔的事,估计都是拖词。

        关于许大茂的一些烂事她当然知道,不过她不准备去威胁许大茂,因为没必要了,过着自己现在的好日子不好吗,为什么要去跟许大茂再有交集。

        秦淮茹可不知道娄晓娥已经将她的来意分析得七七八八了,听着娄晓娥的话,她顿时苦着脸道:“晓娥,我那堂叔就是个固执的,这事他肯定会想着法找到你问一些事。”

        “晓娥,我求你了,就当是做做好事成吗?”

        说着祈求的话,眼中的期待同样不缺,秦淮茹是真想从娄晓娥这里找到关于许大茂的一些把柄的。

        如果不能从娄晓娥这里找到突破口,靠她自己去从其他地方找,不知道要废多大力气。

        看着秦淮茹,娄晓娥想到了梁拉娣跟她聊天的时候对秦淮茹的一些评价,现在亲自见证秦淮茹的一些表演,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想了想,娄晓娥眼睛一转,便道:“秦淮茹,这样吧,如果你的堂叔真的来找我问许大茂的事,我保证只跟他说黄芳的事,反正这事大家都是清楚的,你堂叔听了,也无所谓的。”

        闻言,秦淮茹顿时有些急,娄晓娥这说法虽然很合理,可不是她想要的啊。

        脑筋急转的秦淮茹很快就假装一副苦笑的脸,叹道:“这事我那堂叔是知道的,他之所以固执己见想要找你,就是因为听了关于许大茂的一些事。”

        “晓娥,你就跟我说说关于许大茂的一些事,我看能不能筛选出不出底线的事,到时候我堂叔找你,你就说一下,好让能够把怒火压下去,免得让秦莲那边跟许大茂出问题。”

        果然,自己的判断没有错,秦淮茹的重点,就是这里。

        娄晓娥听着秦淮茹的话,看着她,目露审视,这秦淮茹,为什么要问许大茂的烂事呢?

        她在思考,可她审视的目光却让秦淮茹感觉头皮发麻,怎么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呢!

        稍微咽了咽口水,秦淮茹语气中带着几分急切道:“晓娥,请你帮一帮,等这事结束,我带着秦莲亲自上门感谢。”

        娄晓娥想了想,顿时摇头,既然已经发现了问题,她不准备跟秦淮茹说什么。

        关于许大茂的烂事,她知道很多,真要想收拾许大茂,娄家以前早做了,现在的她,没有再想报复许大茂的想法。

        最重要的是,秦淮茹巴巴找过来问这些事,肯定有着自己的谋算,而娄晓娥,不想掺合其中。

        “抱歉,秦淮茹,这事我真不能帮你。”,娄晓娥出声,对秦淮茹道:“如果你堂叔真的找我,我什么都不说好了。”

        闻言,秦淮茹眼中的期待化为失望,刚要再请求,可一看娄晓娥那审视的眼神以及似笑非笑的神情,秦淮茹下意识的就是一咯噔。

        不好,被怀疑了!

        秦淮茹反应很快,心中暗骂一声,强笑道:“晓娥,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们那边,尽量劝我那堂叔不要过来找你,免得打扰到你的生活。”

        说了几句后,秦淮茹带着心虚的情绪离开,她一走,娄晓娥眼睛眯了眯,随即摇了摇头,她没心情去打听这些事,不管是许大茂,还是秦淮茹,她都没有兴趣。

        娄晓娥这边继续着她的日常工作的时候,秦淮茹边走边骂几句发泄一番,不能从娄晓娥那边打开突破口,对她来说就有些不好办。

        因为天气太冷,秦淮茹直接回了四合院,娄晓娥那边找不到突破口,她想跟院里的人聊聊,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突破口,毕竟院里的老娘们们,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事。

        回到四合院,她没回家,就去了前院的三大妈家。

        “淮茹,怎么下班了?”,三大妈见到秦淮茹,让她进来坐,问了起来。

        “我有点事请假去处理,处理好了就回来了。”,秦淮茹笑着解释了一句,坐到火炉边后,感觉暖和不少。

        三大妈也坐了过来,秦淮茹看了看房间,笑问道:“于莉呢,她没过来跟您聊天?”

        “她在秀芝那边呢。”,三大妈说着摇了摇头,笑道:“都说婆媳难处,跟我坐在一起她肯定不自在,去秀芝那边反而自在些。”

        “是这个理。”,秦淮茹笑着附和起来,两人聊着聊着,秦淮茹就将话题引到了许大茂身上。

        “哎,三大妈,您说许大茂是怎么回事,这几天,我又听说了他的一些流言蜚语,那些难听的话要是让我妹妹秦莲听到了,都不知道她怎么想了。”

        秦淮茹假装连连叹息出声,三大妈听着,眼中露出几分八卦的好奇之色,便问了起来。

        见三大妈这模样,秦淮茹就开始了表演,用她的话术,开始引导三大妈说许大茂的事。

        三大妈哪里知道秦淮茹的算计,秦莲是秦淮茹的堂妹的事,她是知道的,此时的她,还真的以为秦淮茹是为了秦莲担忧呢。

        “淮茹,我跟你说,你得让秦莲看好许大茂一点,那个家伙,心思坏得很。”

        “据我所知,许大茂好像招惹过那个叫……”

        八卦嘛,已经聊到兴头上的三大妈噼里啪啦说了起来,秦淮茹时不时附和出声,心里将三大妈说的一些关键点记着,等有时间就去调查确认。

        两人聊了好一会儿,秦淮茹才告辞离开,她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后院,用同样的套路从二大妈那里获取信息。

        离开后院的时候,她没有再去找其他人,因为还有一个人也挺八卦的,这个人就是她婆婆贾张氏。

        贾张氏也没有怀疑的目的,也噼里啪啦说了她听到的一些关于许大茂的事。

        结合三人说的,秦淮茹已经找到了其中的共同点,这让她又找到了路子。

        没继续在家里坐着,秦淮茹又出去了,她得尽快将能够反制许大茂的办法找出来,然后直接跟他摊牌,免得他惦记自己从而坏了自己的事。

        傍晚,下了班,林家国刚来到胡同这边,就遇见了娄晓娥,见到她,林家国也下了车,推车走路。

        “娥姐,你这每次来都给三个孩子带东西,我都不好意思了。”

        看着娄晓娥手里提的东西,林家国笑呵呵出声,娄晓娥翻白眼,哼哼一声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不是给你带的。”

        “大胖他们现在是我干儿子,以后说不定是我女婿,得感情深厚一点不是。”

        听着这话,林家国大汗,有些无语道:“娥姐,你现在是越发彪悍了啊。”

        两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边走边说,秦京茹正提着手工完成品走过来,看到林家国跟娄晓,她笑着出声问好。

        说了几句后,林家国就准备快点回家,这天气,靠在火炉边多舒服啊。

        娄晓娥刚准备走,想到今天秦淮茹的事,她停下脚步,叫住了秦京茹。

        虽然她不知道秦淮茹要干嘛,可秦莲也是秦京茹的堂姐来着,跟她说一说也好。

        “娥姐,有什么事吗?”,秦京茹询问出声,她因为老公胡奎的原因得叫林家国跟李秀芝师傅师娘,而其他人,是各叫各的。

        “京茹,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娄晓娥大概说了秦淮茹今天找她的事,连她的猜测也说了出来,林家国与秦京茹听得是一脸懵。

        等娄晓娥说完,林家国眉头紧皱,而秦京茹,也眉头紧锁道:“我没听说这事啊。”

        “虽然我跟秦莲姐不怎么亲,可如果我那堂叔真要过来,也会去我家坐坐的吧,我没见到他人啊。”

        林家国与娄晓娥对视一眼,都有些懵,秦京茹说得是有道理的,真要秦莲的老爹过来,除了秦莲那边,肯定会最先联系秦淮茹跟秦京茹,想要打听许大茂的事,问两人岂不是方便很多。

        “京茹,那你有时间跟秦莲说说这事吧,我跟她不熟,也不想掺合这事,这也是见到你才想着跟你提一提。”

        听着这话,秦京茹点头,感谢道:“娥姐,谢谢你了,我会跟秦莲姐提的。”

        又说了几句后,林家国跟娄晓娥回四合院,秦京茹提着东西去街道那边。

        换了钱后,秦京茹回到家,将钱递给奶奶,想了想,还是决定去跟秦莲说一下这事。

        对于她堂姐秦淮茹,秦京茹是有些无语的,自己这边可以对一些事选择视而不见,可不代表秦莲也会如此。

        真要秦淮茹算计到秦莲头上,到时候两人翻脸,就真的闹笑话了。

        “奶奶,我有点事要找秦莲姐,待会儿胡奎回来让他做饭,您先休息着。”

        秦京茹说了一声后,就去了四合院那边,来到四合院,她先去胡奎师傅林家国这里问了个好,聊了几句后,这才去准备去后院。

        来到中院,看到秦淮茹家,她停下脚步,想着是不是先问一下堂姐秦淮茹。

        稍微一想,她还是摇头了,知会一声秦莲就好,其他事情,她不掺合了,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就行,一些烦心事,她不想沾染。

        因为天冷,家家关门闭户,秦淮茹没发现秦京茹已经去了后院。

        后院,秦京茹来到秦莲家后,没看到许大茂,这倒是方便了她跟秦莲说这事。

        “京茹,先坐一会儿,待会儿留下来吃饭。”,秦莲说着就准备往厨房过去,秦京茹拉住了她,道:“姐,我就说点事,饭我就不吃了。”

        “什么事?”,秦莲好奇询问出声,秦京茹坐下来,压低声音,将娄晓娥说的事大概复述了一下,说完,秦京茹苦着脸道:“秦莲姐,你们要是有什么矛盾就好好说清楚,真要闹起来,对谁都不好。”

        “我们娘家人都在一个村呢,真要闹出笑话,娘家那边只怕脸都丢尽了。”

        此时的秦莲还没理清头绪,又听秦京茹担忧的话,她点头表示明白,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秦淮茹要干嘛,可秦京茹的话很在理,真要闹出笑话,不光她们丢脸,娘家人那边,也会丢脸。

        “京茹,姐有分寸的。”,秦莲说了一声,秦京茹见状,说了几句后,就离开了。

        秦京茹离开后,秦莲脸色难看起来,秦淮茹这是要干嘛?又或者说,是许大茂惹上了秦淮茹。

        没个头绪,秦莲想了想,没直接去找秦淮茹,等许大茂回来,先侧面打听一下情况再说。

        从秦京茹的表述来看,秦淮茹明显是想将许大茂拿捏起来,这让秦莲不得不多想,无缘无故的,秦淮茹怎么可能会想着拿捏许大茂。

        许大茂回来的时候,秦莲正好将饭菜做好,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来,许大茂直接坐下来吃饭。

        “大茂,今天我买菜回来的时候又听到了胡同那边有些人议论秦淮茹跟傻柱的事,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真不是骗人的。”

        秦莲一边吃饭,一边随意说着,许大茂一听,顿时撇撇嘴道:“也不怪人家说啊,两人那热乎劲,是个人都会觉得有问题。”

        看许大茂如此随意出声,秦莲眼睛眯了眯,将口中的饭菜咽下去后,语气随意道:“是个寡妇都能被人惦记着,何况秦淮茹长得也不差,我觉得,那些话,大部分都是眼红秦淮茹跟傻柱亲近的人传出来的。”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盯着许大茂的变化,许大茂可不知道秦莲注意着他,一听这话,就露出几分火热的目光,随脱口而出道:“确实被人惦记着。”

        话一出口,许大茂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看向秦莲,正看到秦莲直视她的目光,许大茂顿时觉得心虚,避开了秦莲的目光。

        “吃饭,吃饭!”,许大茂用大口吃饭的方式掩饰他的心虚,几个呼吸,这才正常起来。

        有心算无心,秦莲这个时候心中已经有些猜测了,压着心中的火,平静吃着饭。

        她没有大吵大闹,因为没有作用,尽管结合秦京茹说的与现在许大茂的下意识反应,秦莲已经有数了,可有些事,闹了不一定有作用,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吃好了饭,收拾干净后,看着许大茂悠哉悠哉抽烟,秦莲说了一声后,就走了出去。

        中院,秦莲深深呼吸后,才来到秦淮茹家的屋门前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