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伸出那只手

第二十一章 伸出那只手

        女人的哀求让周围的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就连那扶着拖拽他们的守门人在料理完其他人后,来到妇人身后时,都露出了迟疑之色。

        妇人的脸上露出些许喜色,似乎是觉得看到了希望。

        她一把把那已经吓得脸色苍白的孩子拉到了二人的跟前。

        “来,珠儿,叫老爷叫夫人……”

        “给他们磕头。”

        她催促着言道。

        那四五岁的孩子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呆立原地,身子瑟瑟发抖。

        妇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嘴里骂道:“你给我磕头!给老爷夫人磕头!”

        说着她也顾不得其他,摁着自己孩子的脖子,就要让她低下头。

        那孩子见平日里对她体贴照顾的母亲像是变了个人一般,心底堆积的恐惧在那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她哇的一声,便大声哭了起来。

        她一边使劲的挣扎,想要将妇人的手从知己的脖子上拿开,嘴里不住的喊道:“阿娘……痛……”

        “阿娘,珠儿痛,珠儿痛!”

        妇人听闻这话,眼泪一个劲的从脸颊滑落,却不敢松手,狠下心来摁着自己女儿的头,就要让她给褚青霄二人磕头。

        那场面让人动容,楚昭昭的眼眶也红了起来。

        “你们是听不懂话吗?让你把他们都扔出去!”可这时黄曲象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几位守门人闻言,终究不敢再迟疑,一人抓着妇人,一人将那孩童抱起,就要扔到山寨外。

        妇人一愣,本以为已经为自己女儿求得生路的她脸上的神情在那一瞬间近乎奔溃。

        “姑娘!姑娘!”

        “你留下她!她什么都可以做!你留下她……”

        她用尽浑身的气力,朝着楚昭昭大吼道,眸中混杂着乞求与绝望。

        楚昭昭的身子一颤,她再也没办法作视眼前这一切发生。

        可就在她迈出步子的一刹那,一旁的褚青霄却伸出了手,将她拉住。

        楚昭昭一愣,她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身后的少年,她大概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褚青霄在这个时候出手拦住她。

        她几乎就要忍不住说些什么,可这时那寨门外却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寨中的火光无法将寨门外的情形照得真切,只是隐约看见几位黑衣男子在那时翻身下马,手里拿着长鞭,开始朝着那群鸦奴的身上招呼过去。

        “他娘的!大半夜折腾我们兄弟是吗?”

        “你们这些畜生!还敢逃!”

        “老子打死你们!”

        在那来者一声声咒骂之中,他们手中的长鞭不断挥下,伴随着阵阵皮开肉绽之音,鸦奴们的嘴里也发一阵撕心裂肺的哀嚎。

        寨中的众人见这副场景,纷纷脸色煞白。

        而那群黑衣男子在发泄完心头的怒火后,为首之人侧头看向苍鹰寨中,隐约可见他的半张脸仿佛被火烧过一般,满是可怖的肉瘤。只是一眼,寨中的众人皆是心头一惊,纷纷低下了头,更有胆怯者,身子都开始打颤。

        “呸。”而那为首的男子似乎很满意众人的表现,他挑衅似的朝着寨门吐了一口唾沫,旋即翻身上马,像是驱赶牛羊一般,将那群鸦奴鞭打着带离了苍鹰寨。

        ……

        “你为什么要拦着我!”回到屋中,楚昭昭挣脱了褚青霄的手,她转头看向少年,双目通红的大声怒斥道。

        “那个孩子才五岁!”

        “她落在那群恶鬼的手上,会遭受怎样的折磨!你知道吗?”

        “褚青霄!我一直觉得你和其他人不一样!”

        “没想到,我还是看错了你!你就是个胆小鬼!”

        褚青霄平静的看着双目赤红的少女,听着她的怒骂,待到她将情绪发泄完后,这才轻声道:“我们救不了他们……”

        “没救怎么知道救不了!你不过就是被鬼鸦寨吓破了胆!你不过就是怕死!”楚昭昭愤怒的言道。

        “人都怕死,这是本性,不是什么羞于启齿的事情。”褚青霄语气还是那般平静,他的目光却格外的温柔,在那时看着眼前的女孩。

        “但我不怕。”下一刻,褚青霄又言道。

        听闻这话的楚昭昭一愣,几乎下意识的就要反驳:“不怕?那你刚刚……”

        “我死过不止一次的人,在那永夜的轮回中,我经历过那一切。”

        “我珍惜这条由武陵城百姓,由洛先生、刘屠夫、曹捕头还有我爹我舅舅,还有西洲剑甲们,给我换回来的命。”

        “但我并不恐惧死亡,如果那死亡是有意义的话。”

        褚青霄这样说道,他平静的声音,终于让暴怒的少女恢复了些许理智。

        “可即使是这样,我们依然不能救他们。”

        “因为,这份正义的代价,会由苍鹰寨的居民来偿还。”

        “我们如果那么做了,那就是在慷他人之慨,用旁人的命去伸张我们心中的正义,而那这样的正义,我认为并不能被称之为正义。”

        楚昭昭在听闻这番话后,身子明显一颤,她低下了头:“我……我其实也明白……”

        “可我见那妇人拉着我的手,看着那孩子还那么小,我就觉得……事情不该是这样。”

        “那鬼鸦寨凭什么把人当做牲口,又凭什么决定他们的生死!”

        说着说着,女孩的肩膀忽然有些耸动,语气中也带着哭腔。

        褚青霄没有犹豫,他走上了前去,伸手将女孩抱入了怀中。

        他没有再用任何言语去安慰她。

        因为在残忍的事实面前,任何言语都是苍白的。

        这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哪怕你从未做错任何事,也从未去伤害任何人。

        它也不会给予你半点温柔。

        你只能独自舔舐伤口。

        独自咽下所有的不甘与委屈。

        然后在心底骂上一句,去他娘的世界。但下一刻,你还是只能接受它。

        在孤守武陵城那六个月的时间中,褚青霄领会到了这个道理。

        而现在轮到楚昭昭了。

        他能做的,也只是给她一个,那时的他想要拥有,却无人给予的……

        温暖的拥抱。

        这并不能改变什么,但至少,他在告诉她。

        我和你同在。

        ……

        大抵是哭得累了。

        没一会,楚昭昭就趴在褚青霄的肩膀上睡了过去。

        褚青霄小心翼翼的将女孩抱起,放在了床榻上。

        借着月光,他看着女孩脸上还未干涸的泪痕,有些心疼,伸手轻轻为她抹去泪珠。

        然后又拿来一床被褥,给她盖上。

        做完这些,他方才松了口气。

        他站起身子,目光在房间中四处游离,像是在寻找着些什么。

        忽然,他瞥见一旁的木桌上,放着一张手帕,他走上前去,将之提起,放在自己的脸上一阵比划,似乎觉得很是合适,便将它揣在了自己的怀里。

        然后他又从一旁的木柜中找到了那个放着那几把断剑的包袱,将之背上。

        最后,他又转头,看了一眼床榻上熟睡的少女,月光洒下,她的模样恬静,美得宛如画卷。

        他微微一笑,收回目光,转身推开房门,站到了屋外。

        夜色笼罩下的苍鹰寨幽静祥和。

        只有偶尔刮起的山风,吹得树林沙沙作响。

        他想起了那个妇人最后奋力爬到她身边时的竭尽所能。

        想起她摁着自己女儿脖子时的满眼希冀。

        也想起她最后希望破灭时,脸上崩溃。

        他理解那感受。

        就像是在武陵城中他。

        他无数次的祈祷,祈祷有人能想起这座城池,想起他们的苦难,然后朝黑暗中的他们,伸出手来。

        但没人记得,亦没人回应。

        褚青霄想到这里,他深吸了一口气,将背后的包袱裹紧,然后低着头,将手帕对折,慢慢的捆在自己的脸上,将自己的口鼻遮盖。

        这些做完,他抬了头。

        那一刻,他的双眼不再清澈。

        如九幽之雪一般的寒意将他的瞳孔覆盖。

        他看向山林。

        宛如一尊魔神,在巡视他的疆域。

        凌冽的杀机,犹如脱缰之马、离弦之箭,从他体内溢出。

        涌动不息。

        这是个混蛋的世界。

        手握屠刀者,可纵情高歌,昼夜狂欢。

        踏实本分者,却如履薄冰,任人鱼肉。

        这不公平。

        他如是想到。

        旋即伸出手从后背取出了一柄断剑,握于手中。

        他要打破这混蛋的规矩。

        他要回应那个妇人。

        他要向她伸出那只,他曾经无比渴望,却无人为他伸出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