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巡天司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天下何人不颜狗

第二十六章 天下何人不颜狗

        褚青霄手握铁锤,在房间中挥汗如雨。

        足足一个时辰过去,挥锤还未结束,他的额头上却依然汗迹淋漓,身上的衣衫也被汗水浸透。

        他有些力竭——当然不只是因为这一个时辰的打铁,更因为他体内的烛阴神血。

        昨日在吸纳了七八道鸦奴印记后,神血壮大,得益于此,他也进入了通脉境。

        可随着神血壮大,弊端也就浮现了。

        如今的烛阴神血所需求的气血之力也增多一倍有余。

        褚青霄感觉到体内的气血耗尽,不得不从怀里取出两枚赤血虫,吞服下去。

        随着赤血虫下肚,他力竭的状况也随即好转。

        但心底却隐隐有些不安——再如此下去,恐怕几日前巫婆婆赠与的二十余只赤血虫也要用完了。

        虽说目前看来,苍鹰寨还愿意供给,但且不说赤血虫在巫婆婆那里也不是刻意随意养成的东西。

        就算苍鹰足够友好,可褚青霄也不可能一辈子待在这里,离开此地后,体内神血再要吞噬血气之力的话,单单是每日消耗凝血丹所需花去的钱财,就足以让褚青霄头大。

        “愣着干什么?”

        想着心思,褚青霄手中挥锤的速度慢了些许。

        身后便传来了徐老不满的催促声。

        褚青霄面露苦笑,不敢耽搁,赶忙再次举起手中的铁锤,用力挥下。

        又是足足半个时辰过去,依照着老人的吩咐,已经将手中剑胚反复捶打六十次遍后,褚青霄终于长舒一口气。

        他回头看向伸手,还未询问,老人的声音便再次响起:“放进水池。”

        “哦。”褚青霄不敢迟疑,赶忙用钳子夹着泛红的剑胚放入一旁的池中。

        滋滋滋。

        一阵水雾升腾布满了房间,约莫十息的时间过去。

        “取来,再依方才之法,捶打五十次。”老人再言道。

        “啊?”褚青霄闻言脸色发苦。

        可回头看向对方,却见老人正坐在一个藤椅上,慢悠悠饮着茶。

        “这个庞大壮!!!”褚青霄在心底骂了一遍把这个活丢给自己的庞大壮,无奈的再次举起一旁的铁锤,奋力敲击起来。

        接下来此举又重复了两次,足足三个时辰过去,褚青霄待到再次将剑胚放入池中,坐在一旁小憩的老人终于站起了身子,他走到了褚青霄的身旁,伸手接过钳子,将打好的剑胚从水池中取出。

        伸手摸索着剑身,动作轻柔,就仿佛是在抚摸孩童的脸颊,丝毫没了方才对褚青霄那般颐指气使的态度。

        褚青霄识趣的退到一旁,揉捏着自己有些发酸的手臂。

        老人先是抚摸了剑身,然后又屈指一弹。

        铮!

        剑身顿时发出一声轻鸣。

        老人附耳倾听,神情认真。

        “徐老觉得如何?”褚青霄小声问道。

        这毕竟是他平身第一次铸剑,虽说其初衷是被人哄骗,可毕竟辛苦了大半天,他的内心还是希望得到老人的认可的。

        附耳听着剑音老人并不理会褚青霄,只是皱着眉头思虑了一会,旋即便将手中的剑胚一抛,扔入了一旁的熔炉之中。

        “徐老!”褚青霄见状心头一惊,可那剑胚已入火炉。

        他顿时觉得有些可惜,侧头看向瞎眼老人问道:“徐老这是何意?”

        “剑打废了,不回炉重造,留着过年吗?”老人反问道。

        “可我整个过程全按照徐老的意思打造,怎么会有错?”褚青霄不解问道。

        “怎么?”瞎眼老者侧过头,面朝褚青霄:“觉得老头子在为难你,将你辛苦打磨一天的剑刃给毁了?”

        褚青霄闻言赶忙摆手道:“不是。徐老误会了。”

        “我虽然确实是被人哄骗来的此地,但既来之则安之。”

        “既然答应了要帮前辈打剑,我也自然得尽心尽力。”

        “我只是不明白到底何处出了差池,让这上好的剑胚作废,若是不明其就,下次再打,怕是又得出错,如此岂不是浪费徐老时间?”

        “哼。”听闻这话的老人冷哼一声:“话倒是说得漂亮。”

        “肺腑之言,徐老明鉴。”褚青霄赶忙再言道。

        老人不接这茬,而是转身又摸索向一旁的木桌,褚青霄见状,知他是想要取回放在一旁的茶壶,他赶忙伸手将茶壶递了过去。

        接过茶壶的老人似乎消了些气,当然褚青霄也不太明白他的气到底从何而来。

        早就耳闻这位徐老头脾气怪异,今日他算是深有体会。

        “我听黄曲象说,你也用剑,对吗?”老人端着茶壶,对着壶嘴便饮下一口,旋即问道。

        褚青霄心头一跳。

        他从未在众人的面前用过剑,虽说与月见提及过,但徐老所言却是出自黄曲象之口,褚青霄并不确定老人是不是在暗示些什么。

        “嗯,确实会些剑法。”褚青霄不动声色的回应道。

        “你觉得对于剑而言,什么最重要?”老人似乎并未察觉到褚青霄的异状,在那时问道。

        褚青霄皱了皱眉头:“自然是剑刃锋利与否……”

        “那是表象。”老人却打断了他的话。

        “把剑当做器的下乘剑修方才会在意剑刃是否锋利。”

        褚青霄不解:“剑本就是器,若不把剑当做器,那岂不是本末倒置,如天悬山的观剑养意决,便是将剑做了主,人为剑使……”

        这话出口,徐老的脸色明显变了变。

        褚青霄暗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又才道:“这些都是我听一位前辈说的,不见得一定是对的。”

        “你那位故人倒是与我故人的意见不谋而合。”可谁知老人闻言却如此言道。

        “你家那个女娃便是如此,我不知道她为何会将数年苦修作废,选择一把锈剑。”

        “但既择其剑,又何必心生怨艾?剑固然重要,可人才是剑的主人。”

        褚青霄多少了解一些楚昭昭家中的状况,他言道:“昭昭亦有她的苦衷……”

        “无关苦衷,是那女娃自己过不去心头那道坎罢了。”

        “人行于世,谁的身上没背负点东西,心有所想,方才有活着的力量。”

        “但也不可终日为其所困,那便落了下乘。”

        “当初她既然能够选择毁去数年苦修,执一把锈剑,那执剑那一瞬间,她心中所想,才是她心向之道。”

        “剑客,手执剑,心执道,方可走得长远。”老人却一语道破了玄机。

        听闻这话的褚青霄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赶忙拱手朝着老人行了一礼,道:“谢过先生解惑,此言我一定回去转告昭昭。”

        “呵呵。”老人却笑了笑,“山野匹夫胡言而已,不必当真。”

        褚青霄自然不会把这自谦之言当真,他又皱了皱眉头,旋即问道:“可先生方才又说不应把剑作为器,似乎与之前那番道理相悖。”

        “剑不为器,难道就要为主吗?”老人反问道。

        “天下剑,人与人事与事,难道就一定要有主仆之分吗?”

        这话让褚青霄又是一愣。

        “剑修之剑,是其安生立命之器,固然不假,但剑可通灵,对于剑客而言,手中之剑,更是平生知己。”

        “当你手中剑,与你心意相通,剑便是你身体的延伸。”

        “一念起,剑斩蛟龙。”

        “一念寂,剑归宝鞘。”

        “故,对于剑而言,意最重要。”

        老人说着回头面向在熔炉中慢慢化去的剑胚,又道:“我这一辈子铸过很多剑。”

        “但从不铸无主之剑。”

        “而铸就之前的剑胚都得它之后的主人敲下第一锤。”

        “就像是初生的孩子,他日后能成为什么模样,他的父母最重要,而剑也亦然。”

        “这第一锤,我要让用剑者将自己的意灌入剑胚之中,这样打出的剑,日后才能与用剑者心意相通。”

        “可你方才敲了千万锤,可每一锤都是为我而落,你的意未有灌注其中,所以这把剑你打得再精细,最后造出来的,依旧不是一把合格的剑。”

        褚青霄倒是第一次听闻这样的说法,他暗觉其中颇有道理,也听得认真仔细,可听到最后,他却忽的一愣,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老人,似乎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你没听错,我要为你打一把剑。”老人的声音却在这时响起,解开了少年心头的迷惑。

        但这样忽然送上门来的好事,还是让褚青霄有些不解。

        “怎么?不想要?”老人却似乎有些不满褚青霄的沉默。

        褚青霄赶忙道:“先生能愿意为我铸剑,我自然求之不得,只是晚辈不解,为何……”

        “为何这么突然?”老人虽然眼瞎,但心思却是透亮一语便道破了褚青霄的迟疑。

        褚青霄苦笑着点了点头,这又想起老人的双眼无法视物,故而赶忙应道:“确实有些突然。”

        “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

        “只是因为你小子昨日做了老夫想做,却没法做的事情,所以,你配得上我的剑。”老人闷声言道。

        听到这里,褚青霄也明白,昨日之事显然已经被黄曲象告知了老人。

        “不过也不全都因为这个。”老人却再次言道。

        “嗯?”

        “这天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愿景。”

        “文人希望自己的文章能够流芳千古,厨子希望自己做的菜肴能够被人交口称赞,裁缝希望自己的衣服能够被最漂亮的姑娘穿上。”

        “我这个铁匠自然也希望,自己打的剑,能被配得上的人握在手中。”

        这样的赞誉不可谓不高,褚青霄也不免有些欣喜,他眨了眨眼睛,盯着老人问道:“所以先生觉得,我日后能成为顶天立地的剑客?”

        可老人却摇了摇头。

        “那倒不是。”

        “只是矮子里面挑高个,瘦子里面找胖子。”

        “我蜗居在这苍鹰寨,也寻不到什么青年才俊。”

        “用我的剑,至少你比庞大壮那些歪瓜裂枣……”

        褚青霄眨了眨眼睛,接过话茬道:“先生是觉得我比他们有潜力对吗?”

        可老人转头面向他,他的双眼失明,并无法传神的将他的心思展露。

        但那一刻,从老人其余五官变化中,褚青霄能感受到,如果老人的双眼未有失明的话,他看向自己时,应该是想要翻个白眼的。

        “我的意思是,至少你比他们……”

        “要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