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七年之痒:背叛与救赎在线阅读 - 第101章痛彻心扉

第101章痛彻心扉

        就在顾曼婷推开咖啡馆的门,即将迈出去的时候,一个俏立身影的出现,打断了她的动作。

        那道身影先是在远处的一侧探头看了好几眼,随后小心翼翼的踮着脚向何青锋的身后靠近,虽然这个女孩顾曼婷并没有见过,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孩一定跟何青锋有着什么关系。

        顾曼婷一时间愣在了咖啡馆门口,呆呆的望着马路对面。

        果然,女孩在何青锋的身后停下,似乎想要打招呼,但又在犹豫着,好像在等待何青锋回头发现她。

        这期间,顾曼婷从侧面看见女孩的表情,时而挣扎时而不悦,有时会露出一个笑容,有时举起手要打过去,但又停了下来,皱起眉头为着前方男人的全神贯注而微微气恼,那表情变幻间,偶尔叹口气,偶尔摊手无奈的小女儿神态……这些神情,作为一个过来人,顾曼婷怎么会不明白女孩这种情绪代表着什么……

        女孩穿着一身粉紫色小香风套裙,裙摆下露出的小腿修长而匀称,搭配着一双银色t字带高跟鞋,显出了女孩欣长高挑的身材。一头咖啡色的长发,简单的扎了个马尾,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装饰,却也更显得清纯靓丽。

        女孩不经意间的回头,也让顾曼婷看清了她那精致到无可挑剔的绝美容颜。女孩真的很漂亮,粉唇皓齿,如水般清澈的大眼睛随着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眨着,羊脂美玉般的肌肤白皙盈润,在夕阳的照射下仿佛泛着瓷质的光。

        如此美丽的女孩,站在挺拔俊朗的男人身后,偶尔做出的俏皮动作,和或嗔或喜的丰富表情!使过往的行人,不论男女,都忍不住偷偷侧目,多看上一眼。

        女孩自然就是从机场飞奔而来的诗诗,她知道这个时间的何青锋,一定会在这里接萱萱,所以下了飞机,顾不上休息,便直奔这里而来。

        只是焦点都放在萱萱身上的何青锋,并没有发现她,于是失去耐心的诗诗,跺了跺脚,忍不住在何青锋的后背拍了一下。何青锋转身,先是一愣,有些惊讶,接着嘴角微扬,给了女孩一个和煦的笑容!

        原本气鼓鼓的洛诗诗,因为何青锋的这一个笑容,所有的小情绪便都化作了甜蜜,笑靥如花的冲着何青锋眨着眼睛!!

        “大叔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本姑娘站在你身后好久了,你都没有发现。”洛诗诗笑盈盈地说道。

        “哦!没,没想什么。”何青锋揉了揉鼻子,有些不自然地说道,他可不敢让洛诗诗知道自己刚刚恰好在想她。

        “对了,你怎么突然跑过来了?”看到洛诗诗正一脸狐疑的盯着自己,何青锋赶忙转移了话题。

        “因为我……我想萱萱了呀!”洛诗诗下意识的就想说因为我想你了。可是话到嘴边,心中的羞怯让她立刻又改了口。

        虽然没有说出心里话,但洛诗诗还是感到脸上有些发烫,垂下眼帘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再去看何青锋。

        “噢!”何青锋点点头,看了一眼有些古怪的洛诗诗,忍不住开玩笑道:“你刚才说站在我身后半天了,是不是又想捉弄我来着?”

        “我……”听了何青锋的话,洛诗诗不禁有些懊恼,她实在是被眼前这块木头的不解风情气到了,于是狠狠地瞪了一眼何青锋,气冲冲地说道:“是又怎么样,可惜没吓到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

        “呃……”看着突然变脸的洛诗诗,何青锋苦笑着摇了摇头,一脸委屈地说道:“我最近好像没有惹到你吧,怎么一见面就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当然惹到我了,一见面就问我怎么突然跑过来了,难道不用我帮忙接萱萱了连见都不想见我了吗?”洛诗诗愤愤不平地说道。

        “你上次不是说最近要很忙吗,连早上晨跑都没有见到你,所以就没有打扰你。”何青锋很诚实地说道。

        “哼,满嘴的借口。说吧,怎么补偿我这颗受伤的心。”洛诗诗不依不饶地说道。

        “我说大小姐,你可别拿我开涮了,还能怎么补偿你,最多分你一颗萱萱的棒棒糖!!”何青锋这样说着,还真就从兜里掏出一颗棒棒糖,举在手里晃了晃。

        何青锋的本意是想故意逗一逗她,没想到洛诗诗却不客气,脸上的愠怒在一瞬间化作了笑意。接过那颗棒棒糖,很认真的放进了淡紫色的小挎包里。

        看到洛诗诗如同珍宝般,小心翼翼的将棒棒糖放进包里,何青锋被逗的忍不住笑出了声,还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家伙……

        洛诗诗白了一眼笑的没心没肺的何青锋,在包里翻找了一会,一张蓝色的门票出现在了手中。

        “喏!!也不能白吃你的棒棒糖,这个给你!”

        “什么啊?”何青锋一脸的疑惑,但还是接了过来。

        “国家大剧院的门票,这个周末有莎士比亚的话剧《仲夏夜之梦》和《李尔王》的演出,正好没人陪我去看,就便宜大叔你了!”洛诗诗故意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其实精致的俏脸已经有些滚烫。在认清了自己对何青锋的感情后,她下意识的将这次邀请当成了两人的第一次约会。

        何青锋还想再说些什么,这时,萱萱已经跑了出来,何青锋便一把将萱萱抱在了怀里。

        洛诗诗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看向萱萱问道;“有没有想姐姐啊。”

        小丫头这才看见站在爸爸身边的洛诗诗,便挣脱了何青锋的怀抱向诗诗伸出了胖乎乎的小手,诗诗冲着何青锋眨了眨眼睛,顺手把萱萱抱了过来。

        “想了,姐姐最近都没有来陪萱萱玩,是不是不想萱萱?”萱萱说着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

        “姐姐最近有些事情在忙,这不刚忙完就急着来看萱萱了吗。”诗诗说着在小丫头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萱萱也回亲了一下,接着两个人便“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说,宝贝儿啊,见了仙女姐姐连爸爸都不理了吗?”何青锋在一旁酸溜溜地说道。

        “才不是呢,萱萱也喜欢爸爸,爸爸最好了!”小丫头说着探出身子在何青锋的脸上也亲了一口。

        “嗯!这才是我的乖女儿。”何青锋满意的笑了起来,“走吧,咱们先去吃饭,萱萱想吃什么?”

        “姐姐想吃什么,萱萱就吃什么。”小丫头在洛诗诗的怀里撒娇道。

        “那咱们去‘小当家’好不好呀?”

        “嗯!”萱萱兴奋的点着小脑袋,“我最喜欢吃那里的松仁玉米和香芋派。”

        “好,那我们就去那里。”何青锋说着把萱萱抱了过来。

        走出没几步,洛诗诗脚上的细高跟鞋突然踩到了砖缝里,一下子失去了平衡。

        “小心!”眼见洛诗诗就要摔倒在地,何青锋眼疾手快,一把揽住了她的腰。

        在何青锋的搀扶下,洛诗诗站直了身子,心却“扑通扑通”跳的厉害,不是因为刚才的危险,而是因为腰间那只温暖而有力的大手。

        “怎么样,没事吧?”何青锋关切的问道,声音中带着焦急。

        洛诗诗试着活动了一下脚腕,没有疼痛的感觉。

        “没事!”她声音柔柔的应了一声,垂着头不敢去看何青锋。

        四月底的京都,已经有了初夏的燥热。但顾曼婷此时却如同坠入了冰窟一般,自心底生出的绝望令她的身体都有些微微战栗。

        望着对面三个人如同一家人似的有说有笑的画面。顾曼婷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锤了一下,疼的她喘不过气。

        这温馨一幕里的女主角本应是自己啊!可是却被自己给弄丢了,再也无法挽回了。自己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嫉妒了吗?可是自己有什么资格嫉妒呢?

        这难道就是自己的报应吗?顾曼婷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

        踉跄着坐回位子上,木然的端起面前的咖啡杯,颤抖的手却使不出一点力气,试了好几次才勉强将杯子送到嘴边,咖啡却是刚刚沏好的,烫的她马上又吐了出来,手忙脚乱的从包里翻出纸巾,擦着被烫红的嘴唇和舌头。

        只是顾曼婷却根本感受不到舌头和嘴唇被烫到的疼痛,因为心里的痛是这的千倍、万倍。这一刻她终于也体会到了那种绝望到痛彻心扉的感觉。

        眼睛里水雾升腾,眨动间,泪珠顺着白皙的脸颊,一颗一颗的无声滑落,在锁骨凹窝处很快的汇集成一片小水洼。

        直到漆黑的夜幕将天空完全笼罩,顾曼婷才离开了咖啡馆,漫无目的的走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

        一个人孤零零的走了很久,直到脚跟已经被高跟鞋磨得渗出了血迹,她才停住脚步,随便拦了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出租车里开着收音机,放的是一档有奖竞猜栏目。听到广播里熟悉的声音,顾曼婷的思绪又飘回到了几年前:

        顾曼婷跟何青锋两个人很多次同乘一辆车时,听到这个节目总是会有些比赛意味的去回答栏目的问题。

        “《哈姆雷特》,《奥斯罗》,《李尔王》,《威尼斯商人》这四部作品哪一部不是莎士比亚的悲剧作品?”

        “威尼斯商人”顾曼婷在广播说出正确答案之前,飞快的答道。然后有些得意的看向何青锋。

        当主持人公布了正确答案后,顾曼婷自然是答对了,何青锋则有些夸张的长长“喔”了一声,一脸吃惊和崇拜的表情。然后嘴角扬起点着头!每次他这个表情都能逗得顾曼婷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道题:“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历史上最伟大的球星是谁?要说出全名哦!”主持人略带浮夸的声音再度响起。

        “弗朗茨·贝肯鲍尔”这次是何青锋毫不犹豫的抢答。

        主持人宣布答案,准确无误。

        这时候顾曼婷总会凑过去,在何青锋的脸上献上一个香吻!何青锋则是一脸傻笑和幸福的模样,如果赶上红灯,开车的何青锋会偏头望着她,那眼神中的温情与火热总是会让顾曼婷脸红心跳起来。

        想起这些,顾曼婷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脸上浮起了一丝甜蜜的表情。

        此刻出租车里的广播再度响起了主持人提问的声音,顾曼婷习惯性的开口说出了正确答案。她答出这道问题后,望向了一旁的座位,甜蜜的笑容顿时定格在了那里。身旁那个做着夸张表情夸赞她的男人已经不见了,回忆戛然而止……

        一瞬间顾曼婷眼里的光彩褪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一片死寂。

        车里的广播已经接近尾声,最后的环节依然是听众点歌,“下面是由张小姐为她的初恋男友陈先生点的一首由歌手莫文蔚演唱的《忽然之间》。

        “虽然张小姐最终没能跟陈先生走在一起,但是她让我告诉陈先生,她会一辈子记得两人在一起那段时间的美好,虽然不知道陈先生能不能听到这段广播,但是我在这里还是要衷心的祝福两位都能找到彼此的幸福!”

        歌声随着音乐缓缓响起……

        忽然之间,天昏地暗。

        世界可以忽然什么都没有。

        我想起了你,再想到自己。

        我为什么总在非常,脆弱的时候怀念你。

        我明白太放不开你的爱,太熟悉你的关怀。

        分不开,想你算是安慰还是悲哀。

        随着一句句歌词缓缓唱出,顾曼婷的眼睛早已经被泪水模糊。

        顾曼婷知道自己放不开对何青锋的爱,也太熟悉了何青锋的关怀,直到此刻她才意识到了这一点,才意识到何青锋在她心里的位置是多么重要,可惜一切都太迟了,曾经的美好已经回不去了。

        “不论怎样,自己的痛苦,如今只能自己承受,这是自己自作自受,他能够找到新的幸福,自己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绝不能再去打扰。”顾曼婷咬着红唇绝望的想着。脸上已是一片惨白,交叠在一起的手掌不住地颤抖着,尖锐的指甲刺破皮肤嵌入了掌心,渗出丝丝殷红,她却仿若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