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七年之痒:背叛与救赎在线阅读 - 第103章掉坑里了

第103章掉坑里了

        在齐雪的办公室喝光了一杯咖啡,顾曼婷结束了那段不堪经历的回忆。

        她现在对于楚琳倒也谈不上恨,但也不会生出同情之心。虽然明白楚琳说的都是实话。但一想到那些话出自楚琳之口。她还是觉得无比悲伤,觉得难以接受。

        很难想象,曾经一起唱歌、吃饭、逛街、聊八卦的好闺蜜好姐妹,在得知了自己的不堪之后,不仅没有给予安慰和帮助,反而会在背后重伤自己。通过这件事,顾曼婷终于是见识到了人心的险恶。

        此刻,顾曼婷想起了以前何青锋经常提醒她不要同情心泛滥,不要过分相信他人的那些话。可笑的是,那时候她还一度认为是因为何青锋有钱了,从而变得冷漠,自私,为富不仁了。

        现在她才明白,那是因为何青锋在为自己遮风挡雨的同时,见识了太多人性的恶意。他不断的提醒自己,只是不希望自己受到伤害而已。想到这些,顾曼婷才知道曾经的自己是有多么的愚蠢。

        想到何青锋,顾曼婷的脸色再度变得苍白起来,这一刻,她忽然很想知道他在做什么,忽然很想给他打个电话听听他的声音。可是……现在又该以什么身份去做这一切呢?

        “想什么呢?怎么脸色那么难看!”看着愣愣出神一脸凄然之色的顾曼婷,推门进来的齐雪问道。

        “没,没想什么!”听到齐雪的声音,顾曼婷才从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

        “哦……”见顾曼婷不愿意说,齐雪也没有追问,见的多了,她对于顾曼婷这样的状态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么快你们就谈完了吗?”平复了一下情绪后,顾曼婷问道。

        “嗯,”齐雪点点头,无奈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我上次的案子处理的不是太好,把我叫过去批评教育了一番。”

        “是不是因为陪我去瑞士耽误了工作,让你们领导对你有了意见。”顾曼婷一脸歉意地说道。

        “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可别胡思乱想了。这就是领导御下的一种手段,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上这么一出,这不,批评完了以后,又送了我两张话剧院的门票,典型的打一棒子给个甜枣。”齐雪说着晃了晃手里的两张门票。

        “总之这件事多少也跟我有些关系,所以这次我跟苟冬七离婚的案子你必须要收钱,否则我就换其他人。”

        “喂喂喂……你说这样的话就是不把我当姐妹了。”齐雪不满地说道。

        “一码归一码。正是因为我把你当姐妹,才不能看着你受委屈,所以这件事你必须答应我。”顾曼婷固执地说道。

        “唉!”齐雪无奈的叹了口气,“真服了你了,既然你非要这么做,那就把律所收的那部分钱交了吧,至于我的佣金就免了,这是我最后的底线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了,你要是再跟我争执,我可真的生气了。”齐雪板起脸说道。

        “那好吧!”

        “对了!”见顾曼婷答应下来,齐雪又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跟苟冬七去谈这件事?”

        “等过几天吧,我这两天心里乱糟糟的,感觉很累,想先静一静。”顾曼婷一脸疲惫地说道。

        “既然这样,那周末咱们一起去看话剧吧!就当放松了,要不这两张票可就浪费了。”齐雪把两张门票往桌上一拍,兴致勃勃地说道。

        “好呀,确实不能浪费了两张票,就按你说的办!”犹豫了一下,顾曼婷点头答应道。虽然她现在没什么心情去看表演。但为了不让看起来兴致很高的齐雪失望,还是答应了下来。

        位于京都西郊的静雅温泉度假村,一间豪华的房间内,苟冬七赤裸着上身坐在沙发上猛吸着烟,身前的茶几上的烟灰缸,烟头已经堆成了小山,床边一身黑色性感睡裙的贾莹低声抽泣着,气氛压抑而又诡异。

        原来,苟冬七投入全部身家拿下的项目出了问题,开始顺风顺水的合作,在苟冬七将资金转给对方以后,一切就如同石沉大海,再也没了动静。

        开始苟冬七还装作很沉得住气,只是轻描淡写的叫赖三过去看看,赖三去了对方公司几次,但都被对方推脱说因为项目很大交接需要时间给打发回来了。

        最后终于把项目交接的时间定下来了。但必须要追加两百万的转让费才能交接,可是这时候的苟冬七哪还有两百万了,于是苟冬七也来了脾气,亲自跑到对方公司找到了杨义。

        “我说杨总,咱们合同也签了,你却一直拖着不办交接手续,是不是有些不厚道了。要知道我手底下可是有一大帮弟兄等着吃饭呢?虽然我是信得过杨总您的,但是我这些弟兄们可是早就怨声载道了,我可不敢保证再拖上几天,他们会不会跑您公司这来闹。”进了杨义的办公室,苟冬七便皮笑肉不笑地开口威胁道。

        “嗨,苟老弟你这说的是哪里话啊!我这次回来不就是准备跟你做交接的吗。”杨义笑吟吟的把苟冬七拉到会客沙发上坐下。

        “废话少说,我今天必须要得到一个确切的交接时间,而且追加的那两百万我一毛钱都不会掏。如果杨总您不答应,咱们就按照合约办,走法律程序。”苟冬七冷着脸毫不客气地说道。

        “哈哈哈!”对于苟冬七的态度,杨义丝毫没有在意,他拍了拍苟冬七的肩膀笑着说道:“我就是喜欢苟老弟这直爽的性格,才愿意跟你合作的。你放心,三天之后上午十一点咱们准时交接。”

        向苟冬七做了保证,杨义瞄了苟冬七一眼,微微皱眉后又继续说道:“至于那追加的两百万纯属误会,那是我手下的一个副总利用职务之便私自追加的,目的是想独吞了这笔钱。不过这件事已经被我知道了,钱自然是不用再追加了,而且那人已经被我交给公安机关处理了。”

        见苟冬七依然冷着脸没有吭声,杨义起身走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乌金色的卡片,“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是我御下不严造成的。这张温泉度假村的vip卡,就算是老哥我对苟老弟的小小补偿,苟老弟到那里可以随便消费。”

        瞥了一眼卡片上“静雅”这两个烫金大字。苟冬七心头一热,这可是京都最豪奢的一家温泉度假村。他曾经送何青锋去过一次,里面的奢华程度和高消费让当时的苟冬七看着都眼晕。

        故作淡然的将卡片收下,苟冬七的脸色也终于缓和下来,跟杨义又谈了一些交接细节后,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杨义的公司。

        摆平了这件事后,苟冬七心情大好,想着三天之后,就可以施展拳脚大干一场了,顿时有种豪气冲天的畅快之感。

        召集了一群认为以后可堪重任的骨干人员,喝了一顿大酒,慷慨激昂的描绘着未来公司的宏伟蓝图,给自己和众人画了一张大饼,在场的每个人听的认真,眼睛冒光的憧憬着未来无限的财富,对苟冬七又是一顿色香味俱全的马屁伺候。望着众人一脸谄媚,阿谀奉承的神态,苟冬七微微一笑,未来可期啊……

        都说饱暖思**,酒足饭饱的苟冬七,想到这几天由于项目的事情,已经有几天没见到贾莹那个小妮子了,一想到这妮子在床上那千娇百媚,欲拒还迎的娇羞模样,苟冬七就心痒难耐。

        见众人也都吃的差不多了,苟冬七又交代了几句,让赖三带着大家转场继续,自己则直接奔向了贾莹那里。

        苟冬七带着贾莹在度假村玩了两天,按道理来说,第三天就是交接的时间了,今天应该会事先沟通一下,可这两天时间也没有接到杨义公司任何的消息,这让苟冬七有些心绪不宁,就又叫赖三过去看看。

        临近傍晚的时候,赖三的电话打了过来,平时嘴皮子很溜的赖三,这次却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不清楚。

        苟冬七的心咯噔一下,知道可能出问题了,呵斥了赖三几句,让他慢慢说。

        “苟哥,不,不好了,那,那个公司,一个人都没有了?!”

        “什么叫一个人都没有了??!”苟冬七急忙问道,声音都有些颤抖。

        “我,我们被骗了,他们什么资质都是假的,连,连公司也是临时租的!!”

        “你他妈少给老子放屁,那么大的项目,我们还去看过的,怎么可能是假的!”苟冬七喘着粗气吼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总之一切都是假的,那个杨义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苟哥,我们,我们被骗了……”赖三带着哭腔说道。

        此时,苟冬七已经听不进任何声音了,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苟冬七顾不得其他,披了件衣服就直奔那家公司,他还是不能够相信自己被骗了的事实。

        站在空空如也的办公楼层面前,苟冬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天还人头攒动,整洁忙碌的的办公场所,怎么顷刻间人去楼空。

        看着杂乱不堪的桌椅,和散落一地的纸片,苟冬七突然有一种很虚幻的感觉!!似乎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用力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很疼,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苟冬七只觉得双腿发软,双眼发黑,最终瘫软在地上。

        这一切对苟冬七的打击是巨大的,他虽然仇视生在城里的有钱人,但他又非常渴望成为那样的人,那种拥有财富之后,女人,兄弟,蜂拥而至,巴结、奉迎、谄媚的态度,那种高高在上,藐视众人的优越感,都让苟冬七深深的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

        而只要这个项目成功,他就能真正的做到这一点。现在,一切都完蛋了!

        坐在冰冷的地上回忆着跟杨义接触的整个过程,苟冬七这才发现整个合作过程中那些看似合理却又透着蹊跷的各种巧合。他们的手段其实并不算高明,只不过当时自己急于求成,才一步步被他们牵着鼻子掉进了坑里。

        苟冬七知道现在明白过来已经晚了,目前最紧要的是想办法追回这笔钱,于是他艰难的站起身,跑去报了警,希望可以抓到这群骗子,把钱追回来。

        报警以后,警察询问具体细节和证据收集,让苟冬七把合同跟对方造假的资质交上去。由于这些苟冬七都交给赖三去做的,所以打电话给赖三,可是连续打了几个,都是关机状态。

        这让苟冬七更加愤怒,把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愤怒的他,把此次被骗的原因都算在了赖三的头上,要不是他办事不利自己绝对不会被骗!

        失魂落魄的苟冬七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回到了度假村的房间,推门看见贾莹正坐在床边吃着东西,苟冬七又是一阵恼火。

        想到如果不是自己把太多精力放在了这个女人身上,或许自己能早些发现这群骗子的破绽,说不定就不会沦落到这个下场,苟冬七越想越气,一时间对贾莹也充满了怨气。只是忍耐着没有发作,阴着脸坐在沙发上抽着烟。

        一旁的贾莹看着脸色难看的苟冬七,开口问道:“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一连问了好几遍,都没有反应,她伸手轻轻推了推苟冬七,“你倒是说话啊……进门就甩着个脸,一副倾家荡产的样子!”不明就里的贾莹自顾自的嘟哝道。

        谁知这句话彻底点燃了苟冬七的怒火。他把烟头狠狠的按在烟灰缸里,转过头面色狰狞的看着贾莹。

        贾莹被苟冬七可怕的眼神看的一个激灵,不由自主的向后缩了缩身子。

        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的苟冬七突然暴起,扑到贾莹身前,抓住她的头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边打边怒声骂道:“打死你这个坏我好事的女人,打死你们这帮该死的骗子,打死你们……”

        苟冬七状若疯魔,房间内充斥着女人的惨呼声,和男人的叫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