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紫塞秋风杨霆风在线阅读 - 第十章 近卫骁骑

第十章 近卫骁骑

        杨霆风一瞧,顿时恍然大悟,“敢情这邋遢汉子,还是老板娘的裙下之臣?”

        恰逢此时,只听得客栈外蹄声大作,又见远方烟尘满天。

        客栈众人一愣,纷纷走出客栈外查看。

        杨霆风则凝神细听,片刻后,不由心中一凛,暗道:“这马蹄声,竟要比寻常紫塞马劲快的多,而且马鸣声嘶鸣而高亢,不会有错,是阿哈尔捷金马!”

        他口中的阿哈尔捷金马,原产于天山山脉与阿赖山盆地之间,此马的耐力和速度都十分惊人,不但能日行千里,而且非常耐渴;即使在高温下,一天也只需饮一次水,即可长距离跋涉,非常适于用作军马。

        当然,如此完美的战马,缺点也很明显。

        那就是——此马一度只能依靠进口,而且无法大规模进行繁殖。

        所以千百年以来,历朝历代皆派遣专使携带重金,前往万里之外的阿斯哈巴特互市购买。

        然而,马匹作为战略物资以及军事层面上的考虑,西域诸国对其管控甚紧,导致购马之旅往往是有价无市,千金难买。

        即便能成功购得些许马匹,几乎也都是中等以下品相的次货。

        还有,被引进的中等马虽说数量庞大,雌雄比例适中,也确实成功繁殖出了部分的杂交马。

        但是,由于气候,草料,环境上的差异。以及在引种、杂交、改良、回交的过程中,几乎所有的引入种子(马)的后代,最终都再次融于本土马系,那优良的血统非但没有得到传承,反而花费甚巨,以至于紫塞边军一度弃之不用。

        这是前话不表。

        杨霆风此时也有些微微好奇,毕竟,此马儿可并不常见。

        他也是在三年前的帅府中,有幸一堵这种“天马”的姿容。

        据说,那还是西域鄯阐国一巨富,进贡给哥舒老帅六十岁寿辰的礼物,共一百五十余匹,可之后便没了音讯。

        “咳,也不知这批好马,最后配给了何营......难道?”

        他兀自乱猜,足下却是一动,快步穿出客栈,行至那胡杨木旗杆处,忽地旋身跳起,如箭矢般掠上旗顶,双手似遮阳般远眺:

        但见不远处,果然冲出一队铁骑,排成一列黑线,甲骑具装,马背指物旗上,赫然镶着‘大胤紫塞都督府近卫骁骑营。’而尾端扛旗小校手中大纛上,旗画金色狻猊,边走麒麟纹路,上书一字,漆黑如墨——“李”!

        “果然没错,老帅配给了最精锐的近卫骁骑营!”杨霆风感慨道,“常言道,‘好马配好鞍,宝剑赠英雄’除了他们,别人的确没这个资格。”

        杨霆风口中的近卫骁骑营,乃边军都督府直属骑兵部队,哥舒年轻时在西北所组建,采用汉末魏制,独立编制,目前由‘骁骑中郎将’李承训所统领。

        老帅曾言:“吾麾下骁骑,皆天下骁锐,乃北方上兵,或从当百将补之,其精锐可见一斑!”

        (从当百将补之,指骁骑营普通一卒,至少是百夫长,伯长这类统领百名士兵的军官)

        这支号称紫塞第一劲旅的骑兵部队,从人到马,装备可以说是极其精良。

        首先,每名骁骑营士兵,皆配有幽州铁盔及贴铜犀皮盔两种制式头盔,前者可防刀剑,后者可挡流矢。

        其二,士兵们内置走卒布甲,外罩锁子内甲,表面则是披上了大胤制式胸盾两裆铠,总计三层铠甲,其厚重程度足以抵挡任何强弓硬弩,即使在长矛枪阵面前,骁骑营也是毫不畏惧。

        其三,就是他们胯下的战马。

        不但配有幽州的高桥马鞍,半身重马铠,还拥有特制的鱼鳞覆耳马扎甲,刀枪剑矢皆不能伤。

        马匹装备有马铠,人则装备重铠(甲骑具装),再加上一名百里挑一的军官,才能成为一名普通骁骑营士兵。

        其主要战术便是专门突击对面骑兵,以骑制骑或侧翼偷袭,袭斩敌将。

        那么,哥舒老帅养着麾下这支如此昂贵的骑兵部队,究竟值不值得呢?

        据《胤史·文帝本记》记载,文帝十三年,春,巴戎图先可汗率步骑五万,袭紫塞,克二城,将崩矣。太守南濂仲遣哥舒督近卫骁骑营从外围急攻之,图败,麾下部众骑斩汗王首,哥舒之名播于西域。

        武帝九年,颍朔之战,骁骑营长途奔袭,克坚城,杀死鲜卑首领拓跋贺。

        同年,北征乌桓,骁骑营急行军八百里,击破桓骑健勇万人,于天狼山陷斩单于辗迟库傉。

        次年,北蛮入侵,哥舒率众深入格尔贡草原三千里,先以轻兵挑之,战良久,乃纵近卫骁骑夹击,大破之,得首十万,阵斩博硕可汗,从此血狼远避,二十年不复为患。

        ——《胤史·武帝本记》

        从战绩可以看出,几乎每一场战役,哥舒都是在最关键时刻投入近卫骁骑营,而且这支部队参与的战斗几乎都是硬仗。

        毫无疑问,说它是当代最强战力也毫不为过。

        但因其是精锐部队,选拔困难,训练周期太长,且骑兵又是很昂贵的兵种。

        因此,数量不会很多,注定无法大规模成建制,故在人数上,一直是硬伤。

        而且,哥舒早年带领骁骑营,全是攻坚硬仗,危险大,积功快,但伤亡也颇大。

        所以,在担任西北军政一把手之后,哥舒分配给骁骑营的任务,只有保卫殿帅府以及巡视内城的治安而已,别说再次冲锋陷阵,驰骋沙场。就连去前线二城的机会都很少。

        眼下,骤然发现这最精锐的部队出现在二城,杨霆风不免心中咯噔一下,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他正觉惊疑,前方人马更近,当先一骁骑校尉眼尖,率先看到旗杆顶上的杨霆风,他放大声响道:“北蛮来袭,呼延副帅有令,各营迅速归建回队,不得有误。违令者,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