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门寡妇有空间,逃荒路上捡个宝在线阅读 - 第664章 蹲下学狗叫的人,绝不能是他

第664章 蹲下学狗叫的人,绝不能是他

        众人脸上的笑滞了一下,秦守忠输了了要蹲下学狗叫,这多少有些侮辱人了。

        但是陆小羊也说了,要是自己输了,秦守忠想怎么样都可以。

        这样一说又觉得很公平,要是秦守忠赢了,也可以让陆小羊蹲下学狗叫。

        毕竟刚刚是秦守忠故意为难陆小羊的,众人都知道陆小羊这是跟秦守忠杠上了,一个个都等着看好戏。

        秦守忠觉得陆小羊就是在羞辱自己,咬牙看了他一眼,反而想到自己在书院的时候,投壶也是数一数二的,而陆小羊书都没读过,自然也不懂这些雅趣,谁输谁赢还真是不一定。

        他握了握拳,一口应下。

        “陆公子爽快,来来来!”

        他假装很豪爽的样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秦公子先请。”

        陆小羊也很谦让,秦守忠就笑道:“行!”

        转身之后,他收起嬉皮笑脸的样子,眼中带了些阴霾,这一局,他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他仔细瞄准,前所未有的紧张。

        蹲下学狗叫的人,绝不能是他。

        第一支投出去了,没进。

        他舔了舔嘴唇,额头上隐隐有了一层薄汗,将手里的箭握得更紧。

        众人脸色不一,有幸灾乐祸,也有为他担心的。

        秦家人却觉得他太鲁莽,根本不应该应下来的,这一场,赢不赢都跟陆家结了梁子,完全与他们的最初目的背道而驰。

        第二支还是没进,秦家人的脸色越发难看。

        有些人觉得场面尴尬,好心出言劝道:“别着急,这瓶口是有些小,投不进去也正常,慢慢来。”

        秦守忠有被安慰到,他觉得自己都投不进去,那陆小羊肯定也是一样的,他这才第二支,后面还有机会的。

        他定下心来,一口气把剩下的投完,进了六支,他还是很满意的,毕竟这瓶口很小,能投进去都不错,他依旧是自信的。i

        “陆兄,请吧。”

        他得意地挑了挑眉,觉得自己能投进去六支已经很牛了,至于陆小羊,能投进去一支都不错了。

        其他人的想法跟他都是差不多的,甚至觉得陆家这次丢脸丢大了。

        要是陆小羊给陆家丢了脸,不知道陆家还愿不愿意这般栽培他。

        陆小羊丝毫不慌,亲自去把那些箭羽都捡起来拿在手里,然后站在指定的线外,瞄了瞄,一口气把十支箭羽全都投完了。

        全中。

        他都没有停歇的,投进去的箭也不提前拿出来,瓶口本来就小,又被投进去的箭羽占用了空间,难度大大提升,可陆小羊却眼都没眨一下,轻轻松松把箭全都投了进去。

        “承让了。”

        胜负已分,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陆小羊笑着抱了抱拳,出言唤醒发呆的众人。

        秦守忠都呆住了,完全不记得刚刚都发生了些什么?

        陆小羊不是没读过书吗?

        怎么投壶能这么精准?

        反正是运气!

        “陆兄真是厉害,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竟然十支全都中了,在下甘拜下风。”

        话是这么说,但语气却是咬牙切齿的。

        不管真的是运气,还是真实的本事,他都输得彻底。

        陆小羊扯了扯嘴角,他虽然没上过书院,但是书院里该学的东西他一样没落下。

        更何况还有陆柏川和娄冲他们这些火云司的高手们亲自教习的武术和射箭,这么简单的投壶游戏怎么可能会输?

        这个时候,一直没说话的陆柏川终于开了口:“一次两次是偶然,但十支全都投进去了,这也能算是运气吗?秦公子这么说,是想逃避什么?”

        作为这里官职最高的人,陆柏川很少说话,主要还是想给小辈们展示的机会,但不代表他什么都不会说。

        这些人明显欺负到头上来了,不至于还一忍再忍,那可不是陆家人的性子。

        秦守忠吓了一跳,一直以来陆柏川都没说话,他还以为陆柏川是不在意陆小羊的,甚至想用陆小羊为例,给陆家的嫡系子孙一个警醒。

        可现在却站出来公然维护陆小羊,属实有些吓到他了。

        要是惹到陆家其他人还好些,但要是直接惹到陆柏川,那他这辈子就算完了。

        额头上豆大的虚汗滚下,他立刻换上一张笑脸,有些狗腿地笑道:“将军说笑了,在下就是开个玩笑,虽然暂无功名,但也是光明磊落的守信之人,既然之前就答应过陆公子,那现在自然也会守信。”

        说着,他还朝陆柏川鞠了一躬,姿态放得很低,此时已经顾不上什么颜面了。

        其他人也不敢多话,眼睁睁看着秦守忠蹲在陆小羊面前,一脸屈辱地学了两声狗叫。

        “哈哈,秦公子果然爽快,来来来,大家继续!”

        陆小羊很是满意地笑了笑,好像刚刚这一场闹剧就是在平常不过的玩乐而已,脸上看不见任何心机的痕迹。

        众人这才意识到,陆家人从上到下都不是好惹的,只是他们一开始就轻看了人家。

        接下来,众人那些心思也淡了不少,只想着趁机跟陆家交好,而秦家人则匆匆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就算陆家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但他们却不能也这么认为,他们要脸。

        一场投壶游戏,让众官家子弟叫苦连天,那小小的瓶口,明明那么细,他们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投进去几支,但是陆家人却很轻松的都投进去了。

        陆家人,全中。

        包括年纪最小的狗儿。

        最让人惊掉眼球的是狗儿的技术似乎比哥哥们更厉害一些,尽管大家一直都说说笑笑的,但众人都觉得后背发凉。

        连个四五岁的小孩都比他们厉害这么多,他们又有什么本事跟陆家人叫板?

        更别提还想抱人家大腿,想跟人家处好关系了。

        陆家人把态度表达得明明白白,毫不掩饰地告诉众人,他们不是好欺负的,但也不是好相与的。

        之后,又有几家借口先离开了,实在是不敢再继续留下,再这样下去乌纱帽都要丢了。

        刘月香和张兰香都找机会把自己的想法说给县令夫人吕氏听,吕氏却觉得有些不妥,没有立刻应下,只想着回去跟丈夫商量一二,所以直到宴会结束,她们都没有提起过这件事。

        至于陆家人,将所有人都送走之后,如释重负般呼出一口气,然后相互看了彼此一眼,无声地笑了。

        总的来说,今天发生的事情还真是不太平,但都被他们轻松化解,能树立威信的同时,也能让那些人看出他们陆家的态度,这样一来,往后就没人再敢乱打陆家人的主意了。

        /130/130456/32105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