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家娘子是一品女官在线阅读 - 第89章 有花折时堪须折

第89章 有花折时堪须折

        大佬都退场了,诗会自然也就草草结束。

        林子长等国子监学生自然颇为遗憾,失去了在大佬面前展现才华的机会。

        但李思根本不当回事。

        “没热闹可瞧了,不如咱们也走吧...”

        谢晚晴白了眼李思,这人真是的,别人来诗会是展示才华的,他可好,来瞧热闹的。

        两人正打算走时,筱柔忽然走到林子长身前。

        “林子长!”

        林子长莫名其妙的站了起来,疑惑道:“不知筱女官有何吩咐?”

        “我劝你最好死了那条心,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死心?

        啥意思?

        李思嗅到了浓浓的八卦味道,顿时来了兴致。

        “学生不知道筱女官此言何意?”

        林子长满头雾水。

        “回去问问你爹,我警告你,让你爹趁早打消那个念头,本小姐是不会同意的。”

        “不是,筱女官有话请说明白,学生的确不清楚家父做了什么,令筱女官如此生气?”

        “莫不是你父亲向筱柔父亲提亲了?”

        李思朝林子长挤眉弄眼的说道。

        那欠揍的表情,令筱柔飞起一脚直接踹了过去。

        “喂,你这是干什么?”

        李思跳开,躲到了谢晚晴身后,朝筱柔做了个鬼脸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不寒碜。”

        接着又朝林子长笑道:“这位兄台,别看筱柔大大咧咧的,可人是名字里带着个柔字呢,温柔的柔,娶回家不亏的。”

        “麒麟侯可莫要乱说,污了筱女官名声便是罪过了。”

        林子长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了,你们也别闹了。”

        谢晚晴瞪了眼李思,上去挽住筱柔臂弯。

        她看出来筱柔气的脸色都白了。

        若非自己在这里,李思这样挑衅人家,怕不得被揍得面目全非。

        谢晚晴半拉半推的与筱柔下了阁楼。

        李思摸着鼻子跟在后头,迎接筱柔如同刀子般射过来的目光。

        谢晚晴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筱柔有些忸怩:“什么怎么回事?”

        “辅国公要把你嫁给林子长?”

        谢晚晴直接问道。

        “反正昨日无意间听到父亲与林将军说起婚事的事...”

        “具体怎么说的?”

        “我也没听清,只是听父亲说筱柔的婚事定下了,剩下的让林将军去操办。”

        “还真是林子长?”

        谢晚晴有些奇怪。

        这林子长的父亲林立,是辅国公心腹大将,亲卫头子。

        战力卓著,忠心耿耿。

        辅国公想把筱柔嫁给林子长倒也不是不可能。

        “晚晴姐,你帮我去找陛下推了这门亲事好不好?”

        筱柔忽然哀求道。

        “正如李思说的,你的年龄也不小了,确是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此事,陛下怕是也不好做主。”

        谢晚晴看着筱柔泫然欲泣的神色,心底叹了口气,“好了好了,我去找陛下说说。”

        “还是晚晴姐待我最好了。”

        “可这事若是辅国公心意已决,怕是陛下也没有办法改变。”

        林立好歹也是忠于陛下的人,不是世家的人。

        陛下想来是不会令跟着自己的人寒了心。

        “还是说,你心里已有属意的人?”

        谢晚晴扭头问道。

        “没有没有。”

        筱柔忙不迭的摇头否认,“我就想一辈子不嫁,陪着陛下...”

        “这话你和陛下说去...”

        三人行经水榭,跨过青石阶,前面忽然出现一片梅林。

        红艳艳的梅花或含苞待放,或已盛开。

        在枝条上皑皑白雪的衬托下,越发显得艳丽与勃勃生机。

        “呀,梅花开了。”

        谢晚晴惊喜不已,当下便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积雪进了梅林。

        筱柔犹豫了下也跟着进了梅林。

        她知道,晚晴姐最喜梅花。

        往年梅子花开时,她都会来梅园赏花。

        媳妇进了梅园,李思自然也跟了上去。

        悄悄走到两人站的梅子树下,猛然摇晃起梅树。

        花瓣飘落,轻舞悠扬。

        雪落下的声音。

        混夹着谢晚晴的惊呼声,筱柔的怒骂声。

        李思忽然笑了。

        这般生动的景象,才是生活,不是吗。

        “李思,你找死啊?”

        筱柔替谢晚晴拍打掉身上与发髻上的落雪,怒目骂道。

        骂完还不解气,抄起一坨雪捏紧,朝李思扔了过去。

        速度飞快的砸在李思身上。

        我去,这虎妞,把雪球当暗器使吗?

        李思躲得远远的笑道:“嘿,这不是让你们更好的赏花吗。”

        “你这煞风景的人,可知道梅花是晚晴姐的最爱。”

        李思愕然。

        “晚晴喜欢梅花?那就更得想办法把这碧湖苑买下来了。”

        “你这人...”

        筱柔气结。

        “好了,别闹了。只是这梅花落了有些可惜。”

        谢晚晴瞪了眼李思,弯腰捡起几片掉落的花瓣。

        好在不是把花瓣葬在雪里。

        李思脑海里浮现黛玉葬花的场景,人却警惕的看着筱柔,朝谢晚晴方向走去。

        “说起这梅与雪,我倒忽然诗兴大发,你们要不要听听?”

        “你有新的诗作?”

        谢晚晴眼眸亮了起来。

        “偶得,偶得。”李思毫不脸红,背着手,仰着头,伸手折下一支开的很是饱满的梅花,轻轻插在谢晚晴发髻上笑道:“有花折时堪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谢晚晴羞恼的瞪了李思一眼,催促道:“快把你的诗作念来听听。”

        李思欣赏了一遍谢晚晴的绝世容颜,这才徐徐道来:

        “梅雪争春未肯降.

        骚人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

        雪却输梅一段香。”

        “好诗!”

        一道声音传来。

        李思三人愕然回望,却是国子监祭酒与林子长等人沿着青石板路走了过来。

        “麒麟侯果然大才。”

        沈知没进梅园,而是站在青石板上朝李思说道。

        “沈大人谬赞了,不过随口之作罢了。”

        “麒麟侯如此诗才,当多多参加诗会才是。”

        沈知笑道。

        “附庸风雅,无甚诗才,惭愧惭愧。”

        李思连连摆手。

        开玩笑,自己能背的诗词也没几首。

        若是参加诗会岂不是去找罪受?

        更何况,他对诗会提不起半点兴趣。

        窝在家里陪媳妇他不香吗?

        “麒麟侯过几日得空了,不如来国子监一趟,老夫想聘请麒麟侯来国子监做助教。”

        过几日。

        沈知这话里有话啊。

        谁都知道,过几日赌约的事就尘埃落定了。

        没人觉得李思能赢。

        输了丢掉爵位,离开京都。

        这事谁都知道。

        对沈知抛来的橄榄枝李思虽不想接,但这情还是得领。

        于是拱手回礼,正色道:“谢沈大人抬爱。不过本侯志不在此,还请沈大人见谅。”

        “麒麟侯不忙着拒绝,等过几日再说如何?”

        “成,那就过几日,等尘埃落定了再说。”

        这话里的意思就再明显不过了。

        林子长等人很意外。

        祭酒大人素来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这次为何这般主动的参与世家与李思的争斗?

        再结合太师看见李思时那明显的失态,难道这李思还有什么背景是大家所不知道的?

        不应该啊。

        他不就是岭南一个小村落里的泥腿子吗?

        此事得回去问问家长长辈。

        林子长等人如何想,沈知却是并不在意,说完这番话后径直离去。

        wap.

        /87/87860/209750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