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诡路仙途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四海为家

第七十六章 四海为家

        四海为家不算家,三丈小院才是家。

        泪水夺眶而出,苏弃想起野蒙村的小院,想到此世的爸妈都未曾唤过他的名字,对于天傀老祖的滔天仇恨便再也压制不住。

        “你找到哥哥了吗?”

        苏弃看向萧浒,一点头,那泪便再次流了出来:“我的哥哥已经死了。”

        “离家的那天,哥哥跟我说,有哥哥在的地方便是家。后来我找到哥哥了,他的尸体就在破庙外的乱草间,他手里还死死握住半块馒头和一截衣服碎片。”

        “我那时才明白,我哥哥是那个老乞丐杀的,可他也已经死了啊,我不甘心地查了很久,终于查到老乞丐不过是傀儡,他受一个叫天傀老祖的恶人控制,杀了我的哥哥带走了我。”

        “只是某夜路过的一位仙人看透了老乞丐,将其格杀救下了我。”

        萧浒没想到还有此后续,强烈的共鸣要将他淹没,记忆里属于弟弟的身影也与眼前的苏弃融合。

        身为因果仙帝,深耕因果,在魔骨仙山时未能弄懂命格互换的口诀,并不代表后期他无法修正成自己可以使用的功法。

        阴阳流转元有命,万物生灭无完毳,你我为源青天际,本该互换向乾坤。

        此心法被苏弃改进之后,不仅可以与旁人互换命格,还能自生者的记忆里寻找到死者的命格,并进行模仿。

        因果本就玄妙,命格更为缥缈,当苏弃掌握这个心法的时候,那苏弃便可以是天下人。

        像天命派、问天阁,都休想再算出苏弃的命!

        当萧浒出现在苏弃身后之时,苏弃便已经开始布局,他先利用‘千机面’幻化出萧勇的七分相似容,然后在抬头一瞬令萧浒陷入失神回忆,最后对萧浒施展命格心法,令其记忆中萧勇的命格与苏弃自己的命格重合。

        其实到这里,萧浒便不可能再对苏弃出手,他一旦动了杀掉苏弃的念头便会心痛,甚至脑海里还会浮现弟弟痛苦又可怜的哀求。

        可苏弃是一个万事留一手的人,世间万法皆可破,唯有真诚动人心。

        如今他做到了,萧浒已经彻底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弟弟。

        “哥,其实我并不是十五岁,而是三岁。”

        说完苏弃便撤去了第二层伪装,化作了三岁稚童的模样。

        萧浒见此反而抱得更紧了:“弟弟,哥哥会永远守护你的,不会再让你受一点伤。”

        苏弃摇头推开了萧浒,重新化作了十五岁的模样:“哥,你有你要守护的人与江山,我也有我的路和远方,相遇是缘分,但我们都必须往前走。”

        “你说太子心情不佳,那你现在便不应该在这里守护我,更应该在太子身边为其分忧解难。”

        “可…哥不想看着你受伤。”

        苏弃心底微沉,没想到他这个假弟弟都不能让萧浒脱离王室,看来有些话绝不能乱讲。

        “哥,我很厉害的,昨天我还和那个上门挑衅的驻军少将银灵易打成了平手呢。”

        萧浒露出惊讶之色,银灵易可是化神境,弟弟真能抗衡?

        还未多言,萧浒便侧耳倾听,随即露出一丝惊讶。

        苏弃见萧浒面色有异,明知故问道:“哥,怎么了?”

        “雷劫比斗要提前开始了!”

        苏弃激动道:“哥,我和弟子们来此就是为了在比斗中磨炼战斗意志。”

        “不行,我不同意。”

        萧浒直接为苏弃做出了选择。

        苏弃确实很想参加这场战斗,他若能在‘金丹之下’参赛,必然可以所向披靡,一举成名。

        可萧浒的话,苏弃必须听,毕竟这个便宜哥哥可是苏弃对抗天傀老祖的重要一环。

        “那我让弟子参加。”

        苏弃没想到哥哥的爱会如此沉重,白琅也没想到自己会被踢出小队全程保护苏弃的安全。

        “白琅,你在外面守着。”

        苏弃迈入妖邪门准备好的客房,见到了三弟子、小骷髅和小黑狗,小狐狸见到苏弃后,直接扑入了他的怀里,用尾巴拂去了苏弃的疲惫。

        “师父,是我们没忍住。”

        有神体庇佑,三弟子的伤势早已复原,但苏弃想给他们一点教训,便施加了定身术。

        “你们没错,是为师错了,为师不该限制你们修行,也是时候该放手了。”

        冰宇和木生沉默,扪心自问,师父为了让他们变强,做过多少努力,面对过多少危险,可他们呢,居然仅仅因为急功近利,便差点葬送了自己的性命,令师父的一番苦心付诸东流。

        铁锤哭道:“师父,都是我的错,是我先突破引来了天劫,才导致师兄和师弟一起渡劫。”

        苏弃强忍住上前安慰的心,面无表情道:“犯了错那就要罚,为师给你们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接下来有一场‘金丹之下’的比试,参斗者为金丹境及以下的修行者,为师已经给你们报了名,我需要你们夺走前三名,若你们达到了要求,此事便既往不咎,若是你们没有达到,等帮铁锤找到武器后,你们便不再是我的弟子,自己闯荡江湖去吧。”

        苏弃封住铁锤体内的雷龙后,便带着狐狸、黑狗和小骷髅离去了。

        半个小时后,三弟子终于能动了,他们疯一样冲出客栈,可在人来人往间,在商贩的吆喝买卖声中,哪还有那道熟悉的身影。

        “哪怕是死,也要拿到前三!”

        三弟子都明白,师父早就想让他们外出历练,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但外出历练与自己闯荡并不同。

        一个是背靠师门心中不慌,受了委屈还能找师父哭诉。

        一个无依无靠四海为家,苦至心头也只能默默忍受。

        选哪个还用说?

        师父领他们离开了野蒙村,踏上了光怪陆离的修仙路,路途的风景他们见了太多,也深切明白师父的压力。

        如今,师父已经将扬名立万的机会摆在了他们眼前,成或败都在这场战斗之中。

        木生理解能力强,他负责打探‘雷劫比斗’的所有消息。

        铁锤没有武器,那就抓紧时间提升修为,在天宫中同师父探讨神体心法的解读。

        冰宇则负责打探对手情报,这次冰宇没有借助师父的关系,而是凭借六岁的年纪优势,四处打听。

        凭借剑眉星目、唇红齿白的小脸,他还真问到了不少的东西,毕竟刚刚才举办完一场修行者茶话会,所有的信息还都热乎着,好些修行者都在那里议论着第一名会花落谁家。

        “沧澜剑宗‘剑子’苍周、昆仑瑶池圣女天瑶、白离教圣子白鹤、清幽剑宗禾巳哲……前三名……”

        冰宇越听越心惊,不知是夸大其词还是以讹传讹,在这些修行者的眼中,‘金丹之下’的种子选手们仿佛已经比元婴、化神还要可怕了。

        等冰宇回去一说,三人都沉默了,敌人太强大,他们好慌张。

        木生本来也是目光严肃,但随即意识到了什么,嘴角竟流露出一丝笑容,铁锤敲了一下木生的脑袋,很怕木生是被刺激傻了。

        “师姐别闹,我没事。”

        木生露出整齐的白牙,嘿嘿笑道:“他们确实很强,可他们强能强过师父吗?师父给我们定的目标就是前三,那就是相信我们能赢。”

        冰宇和铁锤眼前都是一亮,心头的阴霾消散一空。

        木生接着说道:“我已经打听到了‘雷劫比斗’的具体情况,嘿嘿,原本‘雷劫比斗’是定于四日后举行,但咱们师父捏爆了龙珠,导致雷暴暂停,‘雷劫比斗’就提前了三天,也就是定于明日。”

        wap.

        /91/91200/20975083.html